第015章 燕迟

秦霜放低声音,语声恨恨的道,“祖母!不可能会的!她什么都会,怎么会是医仙?!更不可能会救了太长公主!”秦湘也跟随点点头,“是啊祖母,从不知道她会医术!”秦霜冷哼一声,拳头攥的紧紧地的,“肯定是太长公主承认错误了人!等着吧,她迅速便会被轰出!”宋氏缄默经这一风波,花厅的人早就注意着外面动静,绿袖一来,立刻便被人看到。。...

秦霜压低声音,语声恨恨的道,“祖母!不可能的!她什么都不会,怎么会是医仙?!更不可能救了太长公主!”

秦湘也跟着点头,“是啊祖母,从不知她会医术!”

秦霜冷哼一声,拳头攥的紧紧的,“一定是太长公主认错了人!等着吧,她很快就会被轰出来!”

蒋氏沉默的坐着,秦莞会什么不会什么她不清楚,因自秦莞来锦州,她就不曾将秦莞放在心上,可她和秦湘想的一样,若是会医术,她怎从未露技?

秦霜话音刚落,绿袖的身影出现在了花厅入口。

经这一风波,花厅的人早就注意着外面动静,绿袖一来,立刻便被人看到。

“看,是太长公主身边的大丫头来了!”

“是不是要召见秦府其他人了啊……”

只一瞬,秦府几人也看了过来,秦霜苦着脸低声道,“定然是来问罪的!祖母,秦莞要害死我们了……”

秦霜觉得绿袖是来问罪,可蒋氏却一眼看出绿袖的心境极好。

果然,绿袖越走近面上笑意愈盛,“给老夫人请安了,老夫人,九小姐被太长公主留下陪她老人家说话了,特意让奴婢来说一声,请您不要担心。”

所有的质疑都在此刻烟消云散!

太长公主没有认错人,不仅如此,还留了秦莞说话!

今日来的不乏达官显贵,可太长公主只留了秦莞!

绿袖说完,又歉意道,“吉时快到了,可新嫁娘还在路上,今日只怕要劳烦诸位多等一等了,喜宴招待不周的地方请诸位多多包涵。”

绿袖虽然只是奴婢,可她是太长公主身边的人,身份等同半个主子。

她这话一落,立刻想起一片“不敢”之声。

绿袖笑着施礼,而后才离开。

绿袖一走,秦霜几人都愣了住,竟然是真的,秦莞真是太长公主的救命恩人!

林氏最先明白这其中的利害,“母亲,不管秦莞怎么会的医术,刚才那位绿袖姑娘说了那话,太长公主不可能认错人,母亲,秦莞成了太长公主的救命恩人,那咱们锦州秦府便多了一条出路,看这样子,太长公主似很喜欢秦莞!”

林氏所言,正是蒋氏所想,她双眸微狭,难道秦莞当真是身怀绝技被她忽视了?

思及此,蒋氏的背脊不自觉挺直了。

被秦府厌恶苛待之人,有朝一日却手握了秦府的生死……

蒋氏背脊一凉,心底生出浓浓的不安来。

花厅的秦府几人因秦莞身份的变化坐立难安,内院中,绿袖正禀告道,“奴婢已去转达您的意思了,秦府老夫人和其他几位主子,起初都有些惊讶不解,听了奴婢的话,各个都十分震惊似得,看得出来,她们有些忐忑。”

太长公主叹了口气,看着面前低眉垂眸的秦莞道,“秦府老夫人年轻时候也是个性情中人,年纪大了却有些迂腐了,自家这么大一颗明珠却硬是蒙了尘。”微微一顿又道,“莞儿,你莫觉我老妇人多事,秦府内情稍加打听便能清楚,这两年苦了你了。”

秦莞不会觉得太长公主多事,相反还有些动容。

她不过是情急之下的施救,却碰到了太长公主,不仅如此,太长公主摆明了要回报她,这回报不是简单的金银珠宝,而是要借势于她,帮她在秦府立足。

“秦莞不敢,多谢太长公主,您有心了。”

太长公主拍拍她的手背,“你不仅救了我,重要的是我喜欢你这孩子,我们家中三个小辈,连凝儿都喜舞枪弄刀,我虽也喜爱她们这随了岳家军的性子,却也盼着有个乖巧温婉的孙儿能常伴我身边,你放心,我自会为你打算一二。”

秦莞听着太长公主的温柔低语,心头莫名一酸,重生的十多日,面上虽看不出,可她心底却多是凄凉孤清,夜里梦回,更多是愤恨痛心和无助绝望。

秦府虽是她现在的“家”,可那里不仅藏着杀害九小姐的凶手,且全府上下都充斥着对她的厌恶和轻鄙,除了茯苓,她实在难觉出温情二字。

秦莞抬眸看着太长公主,幽深沉郁的眸子一片湿漉漉的清亮。

“秦莞那日不过是举手之劳,太长公主实在不必……”

太长公主握住秦莞的手笑起来,“好了好了,你这丫头虽是心善知礼,可大概你这几年过的苦,颇有两分心重,像是心底藏着什么似得,不必想太多,往后我这身子还需要你费心呢。”

秦莞颔首,领受了太长公主的好意未再多言。

太长公主说得对,她心底的确藏着一个永不能对人言的秘密。

虽和秦莞相谈甚欢,可太长公主没忘记今日乃是安阳侯世子的大婚喜日,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晚,太长公主也皱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吉时都过了,怎还未到?”

江氏叹了口气,“昨日来信,说昨个已到了十里庙,算算路程,最晚今天天黑时分应该就到了,毕竟是远嫁,要掐准吉时也是极难的。”

太长公主呼出口气,抓着秦莞的手道,“错过了吉时,我这心底总有些不安。”一顿又道,“当初圣上有意指这门亲我便已觉得不妥了……”

江氏摇摇头,“母亲不必忧心,不过是晚一会儿罢了,今天是吉日,不论何时来都是吉祥如意的,母亲莫担心。”说着看一眼窗外,“夜幕降至,必定快来了。”

虽在劝慰,可太长公主却有些坐不住了。

“莞儿,你扶我起来,咱们出去等着……”

秦莞忙将太长公主扶起,江氏亦起身扶了一边,几人一起往礼堂的方向走。

今日安阳侯世子大婚,新嫁娘出自京城名门宋国公府,且这婚事还有圣上的意思在,同御赐指婚没两样,再加上太长公主的身份,这礼堂布置的格外贵胄雍华。

秦莞扶着太长公主至礼堂时,周围已站满了人,大家都知新娘将至,都想要亲眼目睹这场锦州城百年难得一见的盛世大婚。

“祖母出来了!祖母——”

刚到礼堂,便有两个年轻男子迎了过来,二人皆是剑眉高鼻,身量挺俊,器宇轩昂,其中一人着一袭正红喜服,正是安阳侯世子!

“母亲怎么过来了?还未到呢……”

说话间,又有一华服男子迎了上来,其人年过四十,身形高大健硕气势逼人,一看便是习武从军之人,正是安阳侯无疑,几个人迎上来,一眼看到了秦莞,随即都一愣,太长公主身边何时出现了这么一位小姑娘?

见场面若此,秦莞当即行礼,“给侯爷、世子请安。”说着又看着太长公主轻声道,“殿下,秦莞先行告退了。”

太长公主欣慰笑开,“好,你去吧,去一旁观礼。”

秦莞点点头,忙从一旁的侧道离开,往人群中去了。

安阳侯岳琼并着世子岳稼留了个心,却未立刻过问,只扶着太长公主坐上首位,礼堂上红绸金烛一片喜庆,堂内的红毯更是直直铺向大开的府门,坐在首位上,能直接看到府门之外的茫茫夜色,凉夜已如泼墨一般,可新娘还未至!

“怎么晚了这么久?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可派人去前面探看了?”

太长公主心中不安,连声相问,安阳侯忙安慰,“母亲放心,不会出事的,送嫁的可是宋国公府的亲卫,去派人看了,放心吧您。”

太长公主着急,江氏着急,四周围看的宾客亦着急,许多人一大早便至,生生等到了现在,若非知道这场大婚的分量不愿错过,只怕早就生出去意。

“报——”忽然,一名亲卫快马而至。“启禀侯爷,城外发现一队火把!世子妃到了!”

一听这话,整个礼堂轰然炸响,来了!新娘子终于来了!

太长公主精神一震,安阳侯夫妇亦神采飞扬,世子岳稼激动之余更有些紧张,而周围的宾客们,更是来了兴致,都纷纷往前挤着看府门外的广街。

很快,掩在夜色中的街道上亮起了一星火光。

先是一点,继而变成数十点,紧接着,连成了一大片,看着那浩浩荡荡的火光,每个人的心都提了起来,不愧是京城来的送嫁队伍,声势果然浩大!

火光越来越近,整齐划一的马蹄声逐渐明晰,那蹄声震耳,带着一股子踏破山河的逼人气势,排山倒海一般的朝安阳侯府迫近。

宾客们心头一颤,这送嫁队伍不仅声势浩大,且还带着一股子凌人的煞气,不像是欢喜送嫁的,倒像是千军万马沙场对敌。

岳琼第一个发现了不对,他领兵多年,感知力自然不凡。

他上前一步,凝眸看向那成片的火光……

漭漭夜色中,成片的火光仿若两条蛮撞而来的火龙,顷刻间便到了府门之前,那是一片泛着森然冷光的仓黑战甲,带着尘嚣血气,以不可一世的王者之姿侵入众人眼帘,他们鬼魅般至府门外,声威赫赫的勒缰驻马,而后利落迅捷的分列伫立在了侯府门前。

岳琼眼眶狠颤,所有的宾客亦惊骇的瞪大了眸子。

来的不是送嫁的队伍,而是……

山摇地裂的响动一歇,只余下最终一道蹄声不紧不慢。

长街尽头,一匹通体全黑的战马轻蹄而来,烈烈火光中,马背上的男人手握横枪,暗夜幽昙般的华丽声线带着目空一切的俾睨霸气——

“奉圣上御令前来贺喜,燕迟来晚了!”

权宠之仵作医妃最新章节

权宠之仵作医妃相关资讯

权宠之仵作医妃

作者:步月浅妆
类型:游戏竞技 状态:完本编辑:眉目不知秋 在读:7867人
  【男女主身心非常干净,无虐无虐,女强悬疑,评论交流追文!】*内宫宠妃死状悲惨,凶手竟当朝皇子,大理寺卿沈毅并为脱罪不成携家四散奔逃,一家上下二十四口,被乱箭剿杀于皇城之外。她是毓秀娇女,却女承父业,左手剖尸验骨之术藏于深闺十八年。挟恨复活,她但求杀了人抵命为父平冤!正踏往申冤之路,各式诡秘大案纷至沓来。无头尸新娘案,枯井沉尸案,黄金劫数案……秦莞撸起袖子干,却一不小心惹上个大魔王。大魔王要钱给钱,要权给权,以江山为聘,赠她无上荣宠!·一件屠了帝都的诡案,一段罪爱相互交织的仇怨,一场权利欲孽的阴谋,一座奢糜腐化的帝国。她是秦树影缭乱,如同张牙舞爪的妖怪,林中漆黑,更似藏着会吃人的鬼魅,然而这些,都没有身后的脚步声让秦莞恐惧。。
  • &不脱了

    秦莞知自己跑不脱了,喉咙里啊啊作响,眼底生出哀求,她不想死。

    2022-08-20 12:54:27详情点赞(0)回复(0)
  • 衷的看&。

    秦莞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她说不出话,却做出了口型,男人知道她在求饶,可男人只无动于衷的看着秦莞,手上力道越来越大。

    2022-08-18 09:04:08详情点赞(0)回复(0)
  • &拧起,

    眼前的黑影越来越重,秦莞眼角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她眉头痛苦的拧起,脸色涨红双眸突出,双手指甲深深扣进男人手背的肉里。

    2022-08-18 10:37:24详情点赞(0)回复(0)
  • 嫩藕的&她拖向

    他狠狠抓住秦莞细如嫩藕的脚踝,不由分说的将她拖向竹林深处。

    2022-08-17 06:54:2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