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问天

作者:唐山书童
类型:校园宠婚 状态:连载中编辑:岁月流歌 在读:29868人
  长剑天月唐山书童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长剑天月》小说是唐山书童的原创小说作品。 古老的传说这个世界之外,耸立着无穷无尽的字符,皆是大道本源。无数年前,一片虚无中,一位男子身穿黑甲,单手虚抱着一个婴儿,脸上满是溺爱孩子西北的秋天风沙四起,如刀般刮过荒野山林中的枯木,充满了萧瑟。这场在西北来说都算分量很重的大雪,除了带来一场久违的美景,也意味着隆冬的到来。街上的富翁们终于可以开始拿出那一件件费了大力气购买回来的水貂或者更为昂贵的狐裘大衣了,至于长亭外,古街旁是否有人难以捱过这个寒冬,就不再考虑范围内了。。...

长剑问天无人  长剑问天 小说  


长剑问天最新章节



长剑问天精彩情节

不过剑气到了胖子胸前,便被一阵乳白色的光芒吞噬,虚空仿若微微一震,就此消失不见。与此同时,一道黑色身影出现,只不过除了那道剑气算是打过招呼,显然没有其他多余的话。

这些天就看着这个荒郊野外的破村子,过南山也找到了些乐子,比如村子门口那颗巨大的桃树,即使已经秋天,但是依旧翠绿欲滴,要不是算着时日,过南山甚至以为还是盛夏呢。

不过再看看,这便是过南山九级修为都难以长久承受的大雨,为何着山野村庄中的人都好似普通雨水?

胖子叹了口气,看着身后神魂失控的两人,胖子也懒得解释。

每当这时候,都会惹来大人的一阵笑声,就有开惯了玩笑的妇人对这个长得愈来愈清秀的少年玩笑到:“小方拙长大了,是不是讨老婆啦?”

所以这些天,过南山反而从最气闷不解,到最后变成了最快解开心结的人。

而所有权势滔天的人物,只要走进这里,除了历史上曾经一人例外外,还不曾有人完整走出来过,利文奥特堡乃至“圣裁所”也是因为将那位带进去从而在整个帝国真正名闻天下,当然这是后话了。所以,被点名的张士钊再如何小心翼翼都不过分。

西北大雪,唐庄则灰雨如织。

回来的路上,刚好碰到依旧游手好闲的高达,看着方拙手里的大鱼,忍不住两人放光,嘿嘿笑着,看着方拙做出了一个喝汤的手势,方拙忍不住笑道:“少不了老高你的,先跟我回吧,省的一会儿淋成落汤鸡”

诱饵已是帝国真正的巨头之一,那想要吊起的,该是如何的通天巨物?

“圣主教大人,还依然是这么风趣”一道凛冽的声音蓦然出现,然后便有一道身影在大厅坐下,身着衮龙明黄袍,坐下后朝着胖子点了点头,好似没听到那句调侃味道十足的话语。不过这位位列帝室一等尊贵的靖王殿下可以当做没听到,有人却不行,一道好似黑夜化成的剑气,自虚空中生成,然后刺向胖子。

这一切,这过南山这位九级修为的裁判员眼里,都是清晰至极,过南山也就乐得当做趴窝个把月的乐子了。

不过胖子看了看天上片片落下的灰色雨滴,每一滴看似平常,却蕴含着近乎高阶战兵的随手一击,显然不是正常大雨,而是曾在百年前那场大战中出现过的“太方烟雨”,原本就是仙人手笔。

原本一直笑眯眯的胖子,摆了摆手,就在那张白莲一直不曾落座的主位上坐下,自嘲道:“在这无需拘礼,反正咱们的亲王殿下和圣裁判长大人都装孙子了,我这做个侍从算什么?”

不过四周回顾,过南山也能看到那些曾经高傲无比的裁判员们也在四处趴窝,加上自己无意间掉落过参加这次任务时发放的玉牌,那一瞬间看似普通的灰色雨滴,竟然重的不同寻常,过南山自然敏锐的嗅出了不同的味道,这次任务恐怕是泼天大的,否则怎么会征调这些“圣裁所”中坚们来干这种事。

看到汉子,方拙摆了摆脑袋,示意汉子自己动手,坐在一旁的老头子瞥了一眼汉子,然后继续喝酒。

这汉子就是少有几个在方拙这蹭过鱼汤的汉子之一。不过汉子嘿嘿一笑,说道:“好不容易喝鱼汤,我去弄点佐料”,说完也不管方拙,就闷头往外走。

想到这,这位之前天骆城的土皇帝,战战兢兢的走出这座原本属于他,现在却没有一人会听从他命令的城主府。目前这位城主大人,除了这座城主府,就连原本修建在城主府后私宅都被一并征用了,所以目前张士钊只能征用下属一位心腹校尉的住宅。

一盏送来的纸灯解了小白凤的馋,小白凤看着那个以游手好闲出名的汉子甜甜一笑,“谢谢高叔”,然后转头看着少年,看到方拙点头,这才欢呼一声接过灯笼跑了出去。

张士钊思维瞬间中断了一秒,瞬间冷汗浸透整个后背,原本低伏九十度弯腰再次压倒,却没敢多说什么。

  • 丝口风&”

    一声咳嗽打断了张士钊不合时宜的思绪。“张团长,这虽然时间功劳,但凡是有一丝口风飘出,那我给你在利文奥特堡留个位置?”

    2021-03-01 12:40:25详情点赞(0)回复(0)
  • 圣裁所&忽视的

    这句话,即使白莲是圣裁所最年轻的大裁判员,也丝毫不敢接茬,只能当做没听到,然后再后退两步,便站在了最为容易被忽视的位置上。

    2021-03-02 01:32:5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脸&召集全

    片刻后,张士钊就出现在了这座临时办公地点,拒绝了那位忠心和能力俱佳心腹下属递过来的清茶,大手一挥,一脸威严,到:“召集全团,布防外围。”

    2021-03-03 09:47:03详情点赞(0)回复(0)
  • 钊太过&对于整

    这倒不是张士钊太过胆小甚微,而是利文奥特堡对于整个帝国官员,都有种深入骨髓的畏惧,在这所帝国“圣裁所”的所属监狱中,关押了数不清的帝国将军、中枢重臣,甚至学院教授。

    2021-03-01 07:24:37详情点赞(0)回复(0)
  • 过南山&地却依

    过南山还不知道整个天骆城突降大雪,此地却依旧灰雨如织,否则可能还会多想点什么。

    2021-03-03 03:32:44详情点赞(0)回复(0)
  • 长大人&我这做

    原本一直笑眯眯的胖子,摆了摆手,就在那张白莲一直不曾落座的主位上坐下,自嘲道:“在这无需拘礼,反正咱们的亲王殿下和圣裁判长大人都装孙子了,我这做个侍从算什么?”

    2021-03-02 11:47: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少有的

    大秦太元十三年早秋,一场少有的大雪覆盖了血色大陆上的天骆城。

    2021-03-02 07:45:1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