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舞银河宇宙幼稚园

作者:死ZZ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完结编辑:执伞青衣袖 在读:14253人
  地球驻月第二舰队总司令克里斯托弗·诺兰所以在对叛军的战斗中规避了对方主炮攻击而导致一片居民区化成灰烬,被地球联邦以临阵脱逃而扣上了“通敌罪”的帽子。  而其子弗兰克和好友之子菲利普却参与策划了一场“劫法场”事件,将克里斯托弗·诺兰原本的计划全部被打乱。  最后,为了生存“爸爸,又在这看星星啦?”一个小男孩欢快的跑到这个中年男人旁边,用手扯着他的衣角,“妈妈让我喊你回家吃西瓜,这据说可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运过来的,可~甜了!”。...


光舞银河宇宙幼稚园最新章节



光舞银河宇宙幼稚园精彩情节

  父亲入狱前曾对我说过:“不要为乔治的死感到悲伤,因为他如他期望般的带着荣耀离去。”乔治的确做到了,就连那些把我父亲投入大狱的家伙也不得不在他的墓碑上写上“英雄在此长眠”的字眼。

  监控室,斯坦*杰佛森

  斯坦看了看这两个人,快速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慢慢的把手放了下来,他的表情很失落,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此次毫无建树会不会对他被关押的家人带来灾祸。“对不起,我没有打听到任何有价值的消息...”

  挂掉电话,菲利普恨不得把通讯器在地上摔个粉碎——这是什么辩护?自己的首场演出竟然真的是为联邦做一场戏?而自己的父亲也是一样,之前还冠冕堂皇的说要保住自己的朋友,如今见大势已去,就只能说出“给我的朋友一个体面”这样的要求吗?

  大门的位置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敲门的声音不断的变化着,多年的工作经验让凯撒从敲门声中听出了购买者的思想——这是一个年轻的买家,而且很可能是因为经济或者用途的问题还犹豫在到底要不要买之间。凯撒看了看自己的独轮车,今天的工作确实已经做完了,他本想直接去洗个澡,然后死死的趴在床上睡一觉,等明天起来再继续繁琐的工作,而这种买家很可能会耽误他大把的时间而最后却空着手扬长而去,所以他并不想接待这个家伙。他停下了手中的活,维持着自己的动作想要等这个敲门者自行离开,但等了足有10分钟,敲门声依旧持续着...

  我的内心很纠结...

  “你...”菲利普刚想说什么,但是从刚才这句话,他基本可以肯定面前的这个家伙就是传说中的“凯撒”了,当然,几乎每个人在听到“凯撒大帝”这个称号时都会以为是个男人,就算看到本尊,由于被这种肥大的工作服和工作帽遮盖着,也很难看出这是个女人,“没想到...算了,我想买一架宇航机!开个价吧!”菲利普不想把时间花在琐碎的对话上,所以直接切入了主题,但是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个小地方真的会有这种东西吗?

  斯坦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头,像这种类似遗言的话从自己认为的“第二个父亲”口里说出来,这种感觉让他非常难过...斯坦松开了捂着脑袋的手,把两手放在了桌子上:“司令,叛军们不会放过你的...我们仅在上一场战斗就击毁了他们12搜重量级母舰,现在叛军领地的所有人都在等着把你的脑袋绑在绞刑架上,而联邦肯定也不会给你任何逃走的机会。如果你有叛军会放过你,或者可以从途中逃走的想法,还不如早早的做别的...”斯坦没有再说下去,如果再接着说,监视器另一头的家伙很可能真的会向他的家人动手。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这样一片星空。”诺兰继续摆着这幅好像能够看见天空的模样,“但是要知道,不管哪个星系,通常来说,它的最中心都一定是最明亮的。只有这样,才能够驱散周围的黑暗,让依附在周边星球上的生物生存下去,那么,这种光叫做什么呢?”

  菲利普:糟了,初吻不会就这么没了吧?(哭)而且还是我在花了大钱之后被附加成一件赠品...

  “你...”斯坦很想臭骂这个女人一顿,甚至给他几拳,但是他也明白这么做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那么就带我去见他们,也让我得到和他们同样的‘保护’吧。”

  “可能往后一段时间内,我会离开很~长一段时间。”诺兰继续自顾自的说着,“不过,你已经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了吧?自从你17时开始,我就很少在家了,我本以为会有时间来弥补我不在家时造成的空虚,现在却不知道到底会拖多久...”

  斯坦被带走了,临走之前爱丽丝答应了他的要求,让士兵带斯坦去了墓地。里约对爱丽丝如此爽快的就答应斯坦的要求有些不满,毕竟这次合作从头到尾几乎都是里约自己在出力,而今天的事情全都是爱丽丝在独自做主,一点儿找他商量的意思都没有,这让他大为不快。这两个人到底是因为有什么共同利益而走在一起的呢?别傻了,在现在这个时代,没有利益上的冲突就已经足以使他们坐在一条船上了,这就是政治与商业明显不同的地方。

  “不是,”斯坦摇了摇头,“我想去我朋友乔治的墓碑前给他送一束花...”

  “没有新消息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好的消息,不是吗,少将?”爱丽丝的嘴上带着微笑,但是她的眼神依旧犀利,“斯坦*杰佛森,你的任务完成了...”

  诺兰沉默了,虽然只有短短两秒钟,但是菲利普从这个沉默的过程中感觉到了希望。诺兰笑了笑:“我为卡米罗教出了这样口齿伶俐的儿子而感到高兴。但是...”诺兰的脸又回到了刚才冷漠的表情,他也把身体向前靠了靠,脸距离菲利普相当近,似乎到了能够感受彼此鼻息的距离,“你认为我为什么非得去揭开真相?揭开了又会怎么样?你和你的父亲一样天真,天真到真的认为联邦内会有人反对我被判罪。孩子,每个人都想我死,他们彼此争执是因为想从我尸体上捞到的东西不一样罢了。如果你真的想要接这个案子,你肯定已经去过现场,也向很多人打听过这件事,那么我问你——你真的打听到任何事了吗?当局向你提交过任何证人与你当面对述吗?他们甚至已经把给你的证词通过超级电脑无数次的验算过,你要说的每一句话都在电脑的计算当中,而他们也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答案!你我所说的每一句话在大众眼前只不过是小丑临刑前所讲的一个笑话罢了...”

  宇航机的自动系统就这么被像地面的轿车钥匙一样被随便的揣进口袋,菲利普都不知道该称呼面前的这个女孩儿“技术大师”,还是“极度随便”了...

  先打破沉默的是诺兰,他笑了笑,依旧维持着这个动作:“儿子,你能看见银河吗?今天的星空有些不一样哦!”

  我叫做斯坦*杰佛森,“天堂之箭号”的战斗驾驶员,在母舰上总共任职有七年四个月十九天。今天和我谈话的(如果那也叫做谈话的话)是我的长官、朋友、战友甚至可以称之为家人的司令。他曾经在二十次战斗中以少胜多带领我们奇迹般的获胜,三次在死亡线上从死神手中把我抢了回来,至今为止,我的身上还留着他的一部分血液(斯坦曾受重伤,而诺兰的血型和他一样,为他输过血)...我忘不了在病房时是这个人连续三天不眠不休的在全力照顾着我,也忘不了在我婚礼时是这个人为我做的证婚人并留下了激动的泪水...也许军官条约规定每个军官都必须要和自己的组员建立良好的关系,但是我相信,我们所有组员和他之间的感情绝对不是一纸条约导致的结果...

  菲利普:什么狗屁的职业道德,原则是因为这种小事这么简单说改就改了吗?看这个德行就知道是从上辈子开始就没被男人泡过...

  • 笑,依&样哦!

      先打破沉默的是诺兰,他笑了笑,依旧维持着这个动作:“儿子,你能看见银河吗?今天的星空有些不一样哦!”

    2021-01-28 05:25:19详情点赞(0)回复(0)
  • 手托了&然后开

      “这不关你的事。”菲利普用手托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只管给我看看货,然后开一个合适的价码,后天早晨我就会把它取走,很急。”

    2021-01-26 03:04:09详情点赞(0)回复(0)
  • ,并不&是数额

      让凯撒闭嘴的是一整打的钞票,并不是数额大的足以让他收声,毕竟他这样小有名气的制造和改造者对于这种小钱还是不怎么在乎的,而是这叠钞票就这么直接按在了他的脸上让他无法说话...

    2021-01-26 10:03:04详情点赞(0)回复(0)
  • 自己的&,哪怕

      弗兰克轻笑了一声,他用力的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哪怕粉身碎骨,也要燃烧自己去照亮别人,哪怕失败,哪怕只有这么一次...

    2021-01-28 04:48:24详情点赞(0)回复(0)
  •   “&男孩欢

      “爸爸,又在这看星星啦?”一个小男孩欢快的跑到这个中年男人旁边,用手扯着他的衣角,“妈妈让我喊你回家吃西瓜,这据说可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运过来的,可~甜了!”

    2021-01-27 05:48:0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