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

作者:汤圆好圆
类型:现言古言 状态:连载编辑:海浪无声 在读:10086人
  颜景被迫开启了不停穿越各个世界为炮灰逆袭的生活。这些炮灰很惨, 包括被妹妹抢走总裁男友从而被逐出家门的富家女,和被穿越女宠妃无限争对的小嫔妃。当然,她也有幸当过‘主角’,各方争端宫变因‘她’而起,三界混战也因‘她’而起...因此颜景这边当起了摄政太后,那边坐看三界乱斗,叹息:“这主角也不好当呢,人生好难!”卫隐麻木着脸:“...”没觉得。注:系统会慢慢正常,逐渐乖巧,第一个世界也是事出有因,介意的话大家可以直接跳第二个世界开始看~“做什么?你说你在做什么?”一道男音入耳,随后颜景耳边荡开了‘啪’地一声,她脸上火辣辣地疼。。...

快穿:宿主每天都在被攻略  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txt  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txt下载  


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最新章节



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精彩情节

“做什么呀!”颜景恼怒地开口。

“做什么?你说你在做什么?”一道男音入耳,随后颜景耳边荡开了‘啪’地一声,她脸上火辣辣地疼。

这种痛感,有点遥远。

她费力地睁开眼,看清了眼前的一切,西装革履的男人样貌英俊,高了她大半个头,额头青筋凸起,此刻怒视着她,见她略显茫然,男人伸出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咬牙切齿地怒吼道:“林玥,你还在跟我装是不是?”

颜景感到窒息,窒息的不光是因为这男人扼住了她命运的咽喉,还因为她到底是被那家伙送到哪里来了!

她头吃力地扭了扭,眼珠子转了转,这才发现周围还有好多人,从现场的情况看,这应该是一个酒会,美丽的小姐,优雅的太太,西装革履的男士们,大多都端着酒杯盯着这边。

显然她是被围观的那一个人。

“你倒是说话啊,平时不是巧舌如簧吗?”男人用了用力,更加愤怒了。

颜景伸出手指了指男人的手,烦闷地看了一眼男人,你掐着我我怎么说?我不想说。

“臭不要脸!”颜景越想越气,忍不住骂道。

她不是骂眼前这男人,是骂送她来这里的家伙。

想到那家伙,她牙齿都快咬碎了。

“还敢骂人?”男人又是一巴掌落在了颜景的脸上,如此,他成功引起了颜景的重视,颜景认真地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记着,我这人报复心很重。”

周围人:“……”

这林玥是来搞笑的吗?

不对,貌似这林玥才是金蕴的女朋友。

金蕴阴鸷地盯着颜景,竟在如此愤怒的情况下被颜景气笑了,他越发用力,颜景越发窒息,她索性闭上眼,不看金蕴那张愤怒的脸。

她就不信这人还能把她捏死了,众目睽睽,众目睽睽啊!

金蕴厌恶对方这毫无反应犹如死狗的样子,他质问道:“难道你不想辩解什么吗?”

颜景的眼皮颤了颤,没睁开眼,她辩解什么?她现在已经在心里骂了那家伙第五十遍了。

“出来,跟着我!”金蕴终于是松开了手,转而暴力地拉住了颜景的手腕,用力的往外拉,颜景睁开眼,看到对方那厌恶至极的目光,挣扎了下,发现力量悬殊太大,而周围都是看好戏的,那肯定没人愿意帮她了。

“放开,我自己会走。”颜景用力甩开了金蕴的手,再看看自己的手腕,被捏得通红。

这手腕,好细。

金蕴:“那就好好跟着我去医院。”以为谁想碰你。

金蕴走在前,颜景还真老老实实跟在后面,这大厅很大,有奢侈的美酒和美味的食物,衣着光鲜亮丽的人们目光都跟随着她,纷纷给她让出一条路来。

神色各异。

颜景觉得,自己可能当了主角。

金蕴接了个电话,随即回头愤怒而焦灼地看了她一眼,他的脚步加快了,颜景也……

跟着加快了。

出了门,有两个西装革履身材挺直的人,带着白手套,微微朝着他们鞠躬,准确来说是对着金蕴鞠躬,他们身后各一辆车,颜景觉得自己很识货,至少这两辆车,是当之无愧的豪车。

“林小姐,金总让我带您上车。”剩下那个带白手套的男人对颜景说。

另一辆车已经行驶,只剩一辆,颜景揉了揉脖子和手腕,上车了。

车里真宽敞又舒适,颜景心里却是愤怒的,她必须要搞清现在的情况,至于前面那个已经开车的白手套男人,她完全可以当做不存在。

还有就是,她感觉这里安全一些了,至少刚才那个地方,人好多,她已经够丢人了,不想再说什么丢人现眼。

“你有病吗?!”颜景怒骂出声。

司机默默看了一眼后视镜,轻声问道:“林小姐,你在说什么?”

听清楚了,但不想承认这种话是温柔的林小姐嘴里说出来的。

“没什么,你当我疯了。”颜景低着头,攥着手心,咬牙切齿。

“我说话你不用理会,当我疯了吧。”她还强调一番。

司机:“……”

这样说自己?令人茫然。

“杀千刀的,你跑了?”还没人理会颜景,颜景都快把手心抠出个月牙洞来了。

根本就没心情体验这豪车。

“别闹了,你安静点,小心把你送去精神病院。”颜景在后座一个激灵,就差蹦起来了。

司机:“……”

也许林小姐真的疯了吧。

颜景觉得太奇怪了,这声音并不是从她耳边传进去的,而是从她脑海中发出声响来的,这难道不诡异吗?

之前这家伙都是在她耳边说话的。

“你别嚷嚷,尝试着在心里说话,我能听见。”这声音又来了。

颜景:“……我在心里说话你都能听得见?”

“听得见。”

颜景表情怪异,她刚才真的在心里说话的!

这都能行?!

并且她还听得出来,那家伙的声音充满了窃喜。

“这是什么地方?”颜景看了一眼前面频频看后视镜的司机,为了不真的被当成神经病,她压抑住心底的熊熊怒火,问道。

“另外一个世界。”

颜景:“说了多少次,我并不想来另外一个世界。”

“颜景啊,你得听我的话,谁让你当年……”他又开始絮絮叨叨。

颜景:“给我打住。”

“不承认吗?你不能做下的事不认账啊。”他语重心长。

颜景:“!”

“我劝你给我闭嘴,并且把我送回去。”

“想得美。”那声音有点嚣张。

颜景气得整个人都要炸了,突然被弄到另外的世界来,什么情况都搞不清,现在还要去医院,去医院做什么也不知道,现在是谁也不知道。

“到底要做什么,你是不是要逼疯我!”颜景恼怒极了:“那么多灵魂游荡着,你非要缠着我。”

“你特殊。”

颜景:“不特殊。”

“你特殊。”

“就因为我的灵魂不怕阳光和阳气吗?!”颜景曾经多为这件事沾沾自喜,如今就多么为之恼怒。

这就是特殊之处?

那声音悠闲:“是啊。”

颜景恼怒握拳。

“对了,你别叫我杀千刀的,为了庆祝,我刚才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卫隐。”卫隐说。

颜景讥讽地说:“你怎么不叫隐卫?大内侍卫?”

“还有,你要庆祝什么?”

卫隐:“……太过俗气。”

卫隐不好听吗?守卫,隐没,隐没在暗处的守卫。

嗯?

卫隐越想越不对,好像跟颜景说的隐卫是一个意思?

特喵的草率了!

不管了不管了,这可是他冥思苦想三秒想出来的名字,就它了!

“俗气?”颜景都被气笑了,这家伙还知道俗气?

“你赶紧把我送回去,我不想听你胡吹。”颜景心急如焚,不知道车什么时候会停,她是真不想面对这种局面。

卫隐:“送你回去?那是不可能的。”

“当务之急,我给你讲讲这里的情况吧。”

“不听。”颜景很排斥地摇了摇头,皱着眉。

卫隐:“不用你听。”

然后颜景脑子里像是被塞了什么东西,很难受,她皱着眉头一边难受一边骂着卫隐。

“越抵触越难受。”卫隐好心提醒。

颜景成功把手心压出了月牙血条,咬牙切齿地消化了这些东西。

刚才那人叫金蕴,是这具身体的男朋友,貌似明天就是订婚宴,今晚是应邀参加酒会的,然后出了问题。

就是林玥的妹妹,说是被林玥推倒了,摔了,一道摔掉的还有她肚子里的娃娃。

林玥妹妹林冉就是如此弱不禁风,送到医院之后孩子就掉了。

颜景沉默再沉默,所以刚才金蕴掐着她脖子,是因为林冉出事?

这该死的好奇心啊!

迫使颜景往下。

总而言之就是金蕴和林冉早就有了关系,但是林冉打着不能伤害姐姐的棋帜,拼命拒绝金蕴,以腹中孩子为要挟,要金蕴顺利跟林玥订婚结婚。

她的理由是,不能做罪人,不能破坏姐姐的爱情。

颜景愤怒的目光逐渐迷惑。

林冉不是林玥同父同母的妹妹,是林玥父亲在外的私生女。

这次孩子掉了,林冉觉得自己如此善良林玥还要对她下手,简直毫无天理,看来善良是唤不回恶毒的人,林玥和她的母亲一样恶毒,她的母亲也害死了爸爸。

她彻底被惹怒了,自认为自己已经仁至义尽,再无亏欠,抢走了金蕴,林玥失去了金蕴,被轰出了林家。

还被金蕴恶意整治算计,处处被人欺辱,之后的日子过得万分艰难。

“挺神,未来的事情你都知道。”经过这么长时间,又因八卦了那么一下子,颜景也没那么愤怒了。

卫隐有点得意:“那是自然。”

“苍蝇还成精了。”颜景哼了一声。

卫隐:“特喵的!我不是苍蝇。”

“那就是蜂(疯)子。”颜景不满地说。

反正大致就那么个样子,从前整天飞着,在她耳边嗡嗡嗡,絮絮叨叨说东说西。

卫隐:“我劝你对我尊重一点。”

“不尊重你能把我怎么的?”颜景反问。

卫隐:“……!”

还真不能怎么的。

可恨啊!颜景怎么会是这种性格啊!

造孽啊!这是多么难雕塑的朽木啊!

“你接下来需要做的是,帮你的委托者斩妖除魔,哦,不对,是脚踢渣男男友,拳打绿茶妹妹,再从林家夺回属于你的财产,这是委托者想要的。”卫隐深深吸了一口气,头大的很。

颜景:“不。”

“为什么不,难道你不同情委托者吗?林冉不是她推的,林玥的父亲也不是林玥的母亲害死的。”卫隐想了想,决定勾起颜景内心深处的同情心。

颜景:“没心情。”

成为游魂游荡世间那几年,见过不少苦难和生死,没这么悲天悯人。

“有奖励。”卫隐说。

颜景:“有奖励这句话,已经是你给我说的第一百零八遍了。”

卫隐:“……”

“不过我还是打算给面子问一问奖励是什么。”颜景说道。

卫隐:“谢谢,终于在我说了第一百零八遍时,你对奖励产生了兴趣。”

“不过这是一个大大的惊喜,我决定等你完成这个任务再让你知道,让你幸福感翻倍。”

颜景被这家伙气笑了。

她不说话。

搞得卫隐有点忐忑。

不对啊,忐忑干什么?卫隐觉得自己就是天然太怂,之前苦口婆心追着她半年劝说她做任务,什么话都说了,最后没说通,一气之下直接把她扔了过来。

自己比她厉害呀!

不过他刚想说话的时候,车停了,他忙说道:“你要好好扮演林玥的角色,你就是林玥了。”

颜景抬眼,看了一眼窗外,停车场的灯光显得有点晦暗不明,司机一路看着颜景脸色变来变去,已经麻木,拖着平平的腔调喊道:“林小姐,已经到医院了。”

“金总让我带你直接去病房。”

“我不跑。”颜景虽然这么说,但心里想直接走了算了。

只是两手空空,她穿着礼服,她来之前,林冉摔倒了,然后混乱之中,林玥被挤来挤去,手包不见了,手机都还在里面,现在不太好跑。

跑得了和尚也跑不掉庙。

“林小姐。”司机下了车,恭敬地给颜景拉开车门,尴尬一笑。

颜景坐在车里,没动,捂着肚子:“我肚子疼。”

“这?”司机越发尴尬。

“让我先去厕所行吗?我不跑,你就在外面等着。”颜景觉得自己需要演练一番。

起码先把今晚混过去,然后再想办法离开这个世界回去。

司机都笑不出来了,麻木着脸,僵硬地转身,颜景下了车,在司机的带领下,去了厕所。

颜景躲在厕所里,还好里面没什么异味,她蹲着苦思冥想,该怎么才能让这个成精的苍蝇送她回去。

她花了很久时间才接受了苍蝇会说话的事实,当时她受到了十足的惊吓,现在这苍蝇都住在她脑海里来了,想想有点恶心。

“你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教你吧,我也算有亿点经验。”卫隐开口说道。

颜景说道:“那你怎么才肯送我回去?”

卫隐:“!”

“不可能,做梦都别想。”

“你难道忘了你当年的承诺?”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