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宋华魂

作者:沉舫思雨
类型:穿越历史 状态:完结编辑:海浪无声 在读:18104人
  正调试工作作品的游戏设计师,居然带着自己的游戏召唤平台再次穿越到了最悲催的朝代—北宋。更蛋疼的是我和诸葛亮的统帅相互融合了是什么鬼。 末宋华魂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终于OK了,累死了老子了,这帮新找来的家伙果然不靠谱,竟然有这么多缺漏。”陈偲轻轻摁了下鼻子,刚起身拿起冷凉半天的咖啡,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竟然有种站都站不稳的感觉。在晃神的期间,满杯的咖啡洒在了刚设定好游戏的笔记本上。“靠,应该没事吧。”陈偲迅速的拿起抹布轻轻擦拭着电脑,没想到太过紧张反而忘了连在插头上的插座,只见到一阵青紫色的电光闪过,陈偲便倒在了地上。。...

华魂充电宝会不会爆炸  华魂3c充电宝图解  留下智慧铸华魂  华魂充电宝使用说明  华魂3C数码  华魂品牌  


末宋华魂最新章节



末宋华魂相关资讯

末宋华魂精彩情节

  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亮,想着对未来的规划,回忆着设计游戏时候的背景和系统,似乎还有一项最关键的系统功能还没开始激活,在心里默念了几声系统,结果却是没有得到一丝回应,好吧,难道系统穿越而来只有这一项功能吗?带着一丝惆怅的陈偲进入了梦乡。

  看着一脸憔悴的的陈氏趴在桌子上沉沉的睡着,侧脸的眉毛也正皱着,似乎在梦里也在担心着自己。鼻子没来由的一酸,穿越而来的陈偲是个孤儿虽说没缺少过友情、感动什么的,但还真从没享受过母爱父爱,小心翼翼的用手捏起母亲头上一小段头发在母亲的脸上轻轻扫着,不多时陈氏一脸诧异的睁开了眼睛,随后一脸惊喜的道”偲儿,你醒了啊,还难受不难受,好点了吧。“陈偲看着一睁眼就一脸关心的看着自己的母亲,陈偲忍着眼泪嘟着嘴的说道”母亲,放心吧你,看我多强壮怎么能会有事,我都听伍爷爷说了你都没睡好觉,你现在赶快去睡觉去,不然我可生气了啊。“

  在一阵嘟嘟声中,陈偲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好痛,真是背。”陈偲坐起身看向四周嘴里嘟囔着“拍电影啊,我不是在办公室吗,有没有搞错啊,这嘟嘟响的到底是什么鬼。””系统正在绑定,请选择降临世界的依仗,智力、武力、统帅、均衡、政治,请在五分钟内给出答案。“伴随着嘟嘟声的一个稍具中性的声音响起。这不是我设计的进游戏的起始选择吗,还有这声音明明就是我设计的小李声音的中性化啊,难道我来到了游戏世界?

  想着今天已经快要过去,陈偲在心中默念一声属性化自己,一行数据数字出现在眼中:智力:90(受诸葛亮统帅影响加5,未大成)武力:69(未大成)统帅:95(诸葛亮统帅未融会贯通)政治:80(未成年)看着这些数据,游戏里其他几项是随机,看来这里是根据我自身的数据而来,这些数据已经算是挺高的了,双90属性在游戏里的随机率还是比较低的,武力照目前来看想必大成还是不会多低的,至于政治,穿越前的陈偲也只是一个宅男,有如此高的政治相比也是受前世小说里各种勾心斗角的影响。

  ”请尽快选择,否则默认均衡。”均衡是四项属性值数据平均都在80左右,可以说是这几种选项里最没有特点且较难通关游戏的,陈偲想了想在游戏设计中设计的统帅是较容易通关的,依照保险起见还是选择统帅吧,便在心底默念一声了选择统帅,“已经选择完毕,现在开始结合,结合期间,系统与主人公身体进行融合。”

  陈偲看向四周,陈氏和丫鬟们都在忙着整理饭菜,笑着道“酒楼不好玩啊,想想伍爷爷以前和我们说的那些故事,那些绿林的英雄好汉都是怎么在酒楼里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啊,难道你们不想体验下这种感觉?”李闪皱着眉道”不好吧,我们身上的钱哪够啊,而且陈娘和伍爷爷知道我们去喝酒的话肯定饶不了我们的吧。“听闻此言陈偲笑了笑道”放心吧,我们如今都不小了我们三人年龄相仿如今也都到了志学之年了,喝点酒娘亲和伍爷爷不会说什么的,而且难道你忘了我们家的酒楼了吗。”

  这悲催的被陈偲占据了身体且记忆和陈偲融合了的家伙也叫陈偲,自从溺水后便一直不醒直到今天现实陈偲的到来。而正在练武的另外三个小家伙分别是王胡,李闪,施强,这三个小家伙都是家里因战乱而流浪的孤儿。因伍老头和他们家里大人曾处于同一个军队,故而照料着这几个小家伙。伍老头则是陈偲父亲以前的上头,陈偲家因为兵乱如今只剩下母亲独自照料着陈偲,故伍老头退休后受处于军队中的陈偲父亲之托来照顾母子俩。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百香楼走去。陈偲一边风轻云淡的表现着老大的风范看着三个小伙伴跟着其他兄弟大声吹嘘着,一边心里流着血,不知道吃过一顿后,娘亲和伍爷爷会不会认为自己学坏了把自己暴揍一顿,这三个家伙也不知道来帮我来想点办法。

  “偲哥,今天是我们的休息日,你看我们这次去哪玩呢,河边我们是不敢去了不然要被师傅打死的。”王胡、李闪和施强拉着陈偲问道。以前陈氏都是给陈偲钱多,所以一般都是陈偲带他们出去玩。“我们去县里溜溜吧,顺便去我们家的酒楼里看看啊。“陈偲想着以前还没去家里酒楼看看过,便轻吟着道。王胡一脸郁色的看着陈偲说道”不是吧,偲哥,我们去酒楼干嘛啊,多无聊了。“李闪和施强也应声说着。

  走了不多远便来了到了最近的街上,小贩在一边吆喝着各种早上的甜点和早餐。看到王胡等小伙伴一脸痴迷的盯着冰糖葫芦,跟着三个小伙伴围着卖糖葫芦的转了一圈,陈偲无奈的道”好了好了,来一人一个糖葫芦。“三个小伙伴激动的一人挑了一个感觉最大的,放在嘴里甜滋滋的舔着。陈偲付过银子后也抓起了一个在嘴里品味着,无奈的在心里想着,看来这到酒楼是不会有剩钱了。

  王飞一听,这小子还真是不识好歹,今天看来要揍顿杨下我县南王哥的威名啊。吩咐了一声,几个小弟也都围了上来叫嚣道”小子,我看你是皮痒痒了是把,还口味不同,今天我就给你把口味掰回来,上。“一声令下,几个半大小伙二话不说冲了上来,王胡一怒,绕过陈偲往前一去抓住最前的瘦高个,用手一勾大喝一声”过来。”一脚一踢横倒在了地上,还不解气抓住另外一人,一个摔招放倒在了地上。

  王胡一看,行啊,看我不给你揍趴下,想着就往前去。两人一接触就角力了起来,王飞哪能知道王胡这力气如何,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几步,王胡一个用力一拽,立马给王飞摔了过去,陈偲突然发现王飞摔去的地方有一坚石,便用力抓住腾起的王飞往地上一铲,险之又险的把石快踢飞过去,而陈偲也被王飞拽着摔倒在墙边。“偲哥,没事吧。”

  陈偲走到近前,递给赵与莒二十银钱说道“我这小弟是没脑子动了手脚,这点小钱收下吧,就当是给二人赔罪了。”两兄弟平时哪经手过如此多银钱,小弟正要伸手接过,赵与莒拦下小手一抱拳道“今天没偲哥,我们兄弟二人是要被白打一顿,哪能再敢收偲哥钱财,偲哥不见谅以后我们就叫您一声偲哥。”

  走进院子里,看着这三个家伙嘿嘿哈哈的练着,内心突然感到一阵郁闷,为什么不能等神功连成了我在穿越来呢。根据记忆里的片段,陈偲可知道这天天是个什么情况,真的是鸡鸣起床,半夜入睡啊。而且这马步可是一蹲就是半天,以前的陈偲年级虽小,这毅力可也是不错,坚持到现在也有两、三年时间了,身子也还真是挺壮的,而且个头也算同龄人中不错的了。伍老头教的这套练体法是根据小孩身体改造而来的,不但能增长力气而且还不会影响发育甚至加快发育。不过现在的陈偲可就悲催了,除了偶尔的去健身房锻炼,可还真没有这么大的毅力。

  李闪几个立马跑到跟前把陈偲扶了起来,陈偲看着摔倒在地的王飞道“我没事,王小麻子你没事吧。”王飞摇摇头,看看飞出去的石块,心知是眼前这人救了一命,半大孩子正是心中情绪易动之时,一个抱拳对着陈偲道”偲哥,我也跟着他们喊你一声偲哥,我今天是偲哥救得,以后你就是我偲哥我就是你小弟,从今天起你让我往西我就往西,你们都跟我一起叫偲哥。“”偲哥!“六七个互相看了看一起跟着叫道。

  跟着王飞的也是几个半大孩子,看这架势对面上一人就给我们撂倒了这还怎么打。站原地退也不是进也不是。王飞一看,家伙,这几个别说都是练家子啊,自己虽然力气也不小但是这几个人自己还是不够看啊,指着王胡带点颤音的道“行,你们厉害今天我认栽,不过这事没完,我也不说啥,有本事就让我和你单挑。”

  但是王飞却是不识陈偲几人来历,只当是几人认识这被欺负的楞头小子二人,大声的喝到”不知道我是谁吗,敢来多管闲事,这两个家伙家竟然说我们县南牛肉不行,今天谁来招呼我揍谁,听到没?“陈偲几人一愣,虽说这王麻子有点恶霸的气质,但是牛肉这事却是真的谁吃谁好。不过陈偲抱着不能让他们欺负咋们县东的人的想法,皱着眉道”各人这口味不同,别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还想管着别人嘴啊。“

  ”小偲醒了啊,记得以后不要再跑去河边玩了,如果不是碰巧镇子边的王铁匠路过,你这小子可就要去见阎王爷了!”一个看起来无精打采的卧靠在大树边的老头细眯着眼说道。在陈偲不知该如何回答时脑袋突然一痛,一些零碎的十几年的记忆片段冲进脑海与陈偲以前的记忆产生了融合。陈偲这才知道这个看似挺老迈的家伙,其实是个当了几十年的老兵,只是到如今年龄实在太大才退了下来,如今是陈偲和那三个家伙的练武师傅。”知道了,伍爷爷,嘿嘿,下次再也不了“很自然却也令陈偲感觉很别扭的话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