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瞳里的太阳

作者:致命的毒药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中编辑:对酒眉 在读:6309人
  队长李一民的师傅被人推上楼不幸身亡,李一民的犯人犯罪线索仅有从队长遗孀那可以得到的一个被动状态过手脚的录音带,其他有关线索暂时中断。在追缉师傅不幸身亡此此外他遇上麻烦被限期改正被停职审查,面对自己了完全掌握的线索他该选择放弃但是为了师傅死的真相不顾一切,没想师傅的死亡却牵涉出这是一条公路,现在是大中午往来的车子来往的也不多,三三两两。路边的树上的知了叫声与车轮的呼哧声偶尔形成一段共鸣。这个时候快速驶来一辆灰色的轿车,而后面100米跟着一辆警车,发出刺耳的警笛声。“总台,总台,我已收到信息!请指示。车上坐着一个高个子他穿着警服带着耳机。“请你立即追上海HY4578灰色轿车,此人行踪可人。“明白!明白!这是一个半小时以前刑侦队长李一...


黑瞳里的太阳最新章节



黑瞳里的太阳精彩情节

  下午的时候,公安局大门停下来一辆高档的宝马轿车,车上走下来的是那个“老大”,此人姓曹。曹“老大”来到了公安局的办事大厅,说明了来意。“你们要来保释人?保释谁啊?“就是我那个表弟,张谋啊!“他是你表弟,你知道他犯了什么错误吗?曹“老大”问:我不知道啊,“他涉嫌运输毒品已经被行政拘留了啊。“同志,这不可能啊,我表弟一向是遵纪守法怎么会运输毒品呢?他胆子那么小。。这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呀。“你不相信,可他被我们的民警是当场抓住现场就查出了毒品,这事情错不了了,你还是请回吧!对于这些贩毒人员一律不给保释。曹“老大”见此情况,递给工作人员烟。“你别这样,你这样就是给我难做知道不?回吧,同志!

  挂断总部的对讲话,李一民趁车上的男人不注意在一个十字路口撞上了男人的汽车。男人的汽车一下子冒起了烟。李一民见此情况立即停车走到男人车旁,男人见跑不掉只好乖乖从车里下来,“小子,你倒是跑啊,车爆了继续呀,你就给我老实蹲着吧!说完,从腰间拿出一个手铐铐住了男人让他蹲在一边。“对,对你们马上过来,人已经被我抓到了,行我在这等你们。李一名跟总部汇报以后挂了电话。李一民打开了轿车的后箱,里面有着几个大包裹上面写着物流信息。

  海河市是一个人口密集的城市,近些年来约有3亿的打工者汇聚。虽然海河市不管是贸易、物流还是运输都是排在全国第二位的二线城市,但是也因它的繁荣引发一些问题:一些不法分子利用物流运输毒品,这是本市目前最需打击的犯罪项目,即使全局人员出动打击,但是海河市的贩毒人员是今天减少一个后天就多出4、5新的贩毒分子

  KTV歌厅里,李一民跟着几个同事唱歌,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他看看手表,已经是9点15分了。“坏了啊,我怎么把这事情给忘记了。“怎么了啊?同事问道。李一民刚想说,师傅在耳边的话再次想起:这事情不能给任何人说!!!“我临时有点事情,你们先玩,就这样哈!刚说完就走出歌厅,他边走边打着秦科的电话,没有人接。歌厅离公安局只要10分钟的时间,李一民万万都没想到他即将看到的是师傅冰冷的尸体。

  刑讯室里,男子被拷着坐着,而对坐着是李一民。“我在路上跟你说的你跟考虑清楚吧?说吧毒品是怎么回事。“同志,我可真的是冤枉啊,我只是替我朋友拿东西,我哪知道这里面是毒品啊?“你倒是挺会装的啊,你叫张谋,快递上面收件人就是你本人的名字不是你的难道当我是傻子不认字吗?在海河市的一家高级洗浴场所里,一个男人刚刚接到手下来的消息:张谋被抓了,而这个男人表面上是洗浴场所的老板,其实是黑社会团伙的一员,张谋口中的“老大”就是这个人。“老大,这张谋被抓了这批货是回不来了,我担心。。。。“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货没有了是小事,如果张谋是供出了我们,大家都得进牢狱。“要不要我们马上停业?“不要急,你忘记了一个事情。这批货的收件人是张谋,即使警察查到我们都是做合法生意,没有证据他们敢抓人?“老大想的可是周到,那我去做事了。“张谋跟我这么多年对我也是衷心,我想办法把他给保释出来。“老大,你想到办法了?"自有安排,另外这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可不能让那个警察的卧底知道。“老大,你说我们叫线人查的卧底到现在都没有我们消息,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我想他也没这个胆量,如果有咱就把证据交上去,那他的前途就彻底的毁掉了,两人露出了狡黠的微笑。

  先来说说李一民的情况吧:这位25岁出头的小伙子因为有秦科的指引当上了刑侦队的组长,几乎破获的是大案子,没有一个人可以对他撒谎。由此之后有了“福尔摩斯”的称号,秦科虽然脸上是笑呵呵的,这几个月情况却不同了仿佛有心事藏在他的心里,局里以为他病了就来询问,可他一直是闭口不说。这也是让一民最不明白的地方,晚上师傅把自己叫去一定有重要事情跟他说,因为他很谨慎,谨慎到不能让其他人听到他们间的谈话,可他到底有什么事情呢?

  从审讯室里出来,李一民是满脸的不高兴,他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看着刚刚的刑讯笔录。“这背后的人员到底是谁呢?“小李,在想什么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师傅已经只身来到了他的身旁。“怎么了,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还不是这个张谋啊,不认罪还跟我兜圈子“小李,这个案子现在不是你管的。我已经把案子给别人了,你今晚有事情吗?李一民望了眼师傅,继续问:我晚上没事,师傅是有什么事吗。师傅在李一民耳边低估了几句,李一民点了点没有说话。师傅拍拍他的肩膀,然后走开了。

  “我没资格?你整天向着你那个徒弟。凭什么我干了5年做出这么多成绩还不如一个才来1年的小警察?

  车子在路上行驶着,曹老大手下人问:老大,咱就这么走了,不把张谋弄出来吗“不走你还想怎么样?这小子算他倒霉被现场查获,不过这办法失败了我们不是还有一个吗?“你是说利用线人?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很危险?“危险也要做!张谋是我兄弟我不能不管他。曹“老大”的话很严肃,把手下吓个不清。

  这是一条公路,现在是大中午往来的车子来往的也不多,三三两两。路边的树上的知了叫声与车轮的呼哧声偶尔形成一段共鸣。这个时候快速驶来一辆灰色的轿车,而后面100米跟着一辆警车,发出刺耳的警笛声。“总台,总台,我已收到信息!请指示。车上坐着一个高个子他穿着警服带着耳机。“请你立即追上海HY4578灰色轿车,此人行踪可人。“明白!明白!这是一个半小时以前刑侦队长李一民接到总部的消息,要他抓一个强行冲关卡的人。“小样,你想跟我比车速啊,等着瞧吧!他加快了油门,车子如同风一样急速的向前开去。这辆灰色轿车里的男人他不时看着后视镜,面对警察的追捕他是急的汗水都打湿了衣领。不一会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的人接听了。“老大,我遇到麻烦了,我被。。。警察给追上了。电话里的男人立即训斥起来:你是干什么吃的?叫你办点事情就给我惊动警察。“不是啊,老大。本来这事情是挺顺利的,谁知道这突然设了关卡。所有经过的车辆都要检查,为了不被警察发现车上的东西,我是铤而走险冲了关卡。谁知道这突然又出现一辆警车,一直追着我我都甩不掉他,“饭桶,你就是一个饭桶。自己惹的事情自己解决,别让我这个老大给你擦屁股。

  “报告总部,现在此人车速已放慢!“总部已收到,我们立即派出警力配合你抓捕。

  “李一民打开了包裹,这一开让他大吃一惊:里面大包小包的是白色粉末一样的东西,“哈,居然是毒品,我抓到一个贩毒分子。“你给我起来,说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那个男人没理他,“哼‘的一声又蹲下了。“你还对我这态度,我告诉你老实交待你还可以从轻处理,就这些东西够你蹲监狱几年了我看你还是好好想,别到时给我后悔。

  已经是晚上9点了,公安局内秦科的办公室有个黑影在桌子前坐着。办公桌上的电脑显示着:“公安人员卧底档案文件夹”,秦科很是紧张,他点着文件将它删除了。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人拿出了沉重的枪对着他的脑袋。“我就知道你会来的,不过我告诉你的事情你已经来晚了,档案已经被我删除了。他说完后刚想回头的时候,就有一个沉重的声音传来:不许回头,告诉我你安排的那个线人到底是谁,不然你今天别想走出这个办公室的门。“我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你这个败类!你根本没资格当警察。

  “还真的是你那徒弟打过来的,不许接。老东西,我问你最后一次:你安排的线人是谁,不说我让你好过。一个不说,一个非得知道答案。这边一民已经到了公安局的院子。他通过车里看到楼上是关着灯的,奇怪啊,难道师傅不在,师傅不是说好了在办公室等他吗?他下了车,又拿起电话打师傅的手机。“匡‘的一声,一个巨大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回头一看:车顶上有个被摔的浑身是血的人,“一民一看是师傅,因为师傅的警服上挂着那张他最喜欢的笑脸胸针,他赶紧抱起师傅并询问师傅的情况。师傅你怎么会从楼上摔下来,不是说明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要讨论吗,看着秦科吞吞吐吐的说道:我。。们。。局。。。不带说明师傅就昏了过去。这时的李一民才想起拨打了120,而此时的李一民看着平时最疼他的师傅渐渐失去体温,想着自己居然没能力保护师傅,早已泣不成声

  曹“老大”一脸无奈的离开了大厅,民警对于曹杰保释张谋的事并没有在意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