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三国

作者:菁菁无缺
类型:穿越历史 状态:连载中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6332人
  这是热血沸腾的三国时代,可这个世界已不再而已是阴谋诡计和权力争夺战,更是拥用了魔法战气更有甚者是宠物!  张飞已不再是五大三粗的莽汉,郭嘉也会年纪轻轻地就驾鹤东去,贱人刘备除了那么好的好运气吗?武圣关羽的命运好像已不再是那么悲剧,我们心中永远是的赵云已不再仅张翼,奥,现在的张飞,如同第一次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东瞧瞧西看看,三国时期的东西的确让他感到无尽的新奇,说实话,历史上的张飞好像是比较有钱的,现在,夺舍了有名的张三爷的身体的张翼,一会儿摸摸这些真正的红木的家具,一会儿瞅瞅那些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挂画,玩的不亦说乎。“少爷,王员外又来了”,门外传来张福的焦急的声音,好像听起来王员外是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老管家急冲冲的跑了进来。“张叔,你别...

疯狂的三国最新章节



疯狂的三国相关资讯

疯狂的三国精彩情节

  “有,少爷十岁那年给它起的名字叫白龙威武神骏天下无敌双角狮尾破天斗地威武大将军”,张福在旁应道,我晕,什么狗屁名字这么长,算了我从新给它起个名字吧,“张叔,我能给它重新起个更威武的名字吗?”“更威武?这是您的幻兽,当然可以,不过一般要征求到幻兽的同意。”“幻兽的同意,它能听懂吗?”“当然能”白马配合的瞪了张飞一眼,无言的抗议着,“好吧,好吧,”张飞对白马说道,“大个头,我现在记忆力不太好,要不我从新给你起个名字怎么样?”白马本来想摇头,不过想到主人好像和从前不太一样了,并且说要起个更威武的名字,最终强生生的把摇头改成了点头。

  “哈哈,你同意了?太好了,以后你得名字就叫......白白吧,哈哈哈,简单又好记,并且还威武,哈哈”在旁边等着张飞拉长调的张福,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少爷,这个就是您跟威武的名字?”“是啊,怎么,不行?”“行,当然行,不过,白马没有意见吗?”张飞这才睁大他得双眼瞅瞅了白马那幽怨的眼神,说“你看它没说话抗议嘛,哈哈,这表示它同意了,哈哈”这回白马和张福集体倒地........

  “本命神兽是和我们人类一体同生的灵魂载体,我们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会有神光降临,听我们祖先记载,本来我们的世界是没有这些生物的,大概在5000年前,我们生活的地域发生了一次很大的灾难,到处是山崩海啸,火山爆发,饿孚千里,到处都是死人,眼看人类就要灭亡,感谢天恩,突然天降神光,使部分人类得到了他们原来不可能得到的力量,他们充满各种各样的力量,或像太阳一样的耀眼,或像极夜那么黑暗,或像大地那么厚重,等等,同时他们都拥有了各种神奇的幻兽同伴,也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人类同心协力终于在那场灾难中活了下来,虽然死了很多人,但活下来得都是身体强壮的,充满灵性的能够吸收大自然灵光的强者,虽然人数少了一些,但人们从此都相亲相爱,和睦共处,近千年人类没有发生过战争,人口又慢慢的变大了,不过随着人数的增多,人的劣行又渐渐的表现了出来,而且此时的人类有很多都拥有幻兽伙伴,并且人们的身体素质要明显的强过他们的祖先,世界又分成和几个板块和数不清的国家,总得来说有七个大国和数千个附庸他们的小国,大国为了争更多的地盘,不停的战乱着,小国为了生存也不得不听大国的驱使,现在这个世界几乎处处都是争端,虽然大的战乱还没有爆发,但也不远了”说道这里,张福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好吧,真服了你们了,行了,叫你白龙可以了吧,明明是匹马,非要带上个龙字,真无聊。”

  “少爷,这是幻兽堂“,张叔已经绝望了,看来少爷的记忆真的是没有了,“奥,这样啊,哈哈,古人真奇怪,字要从右边读,啊哈哈”,然后也不管老管家的迷糊的表情,快步走进幻兽堂,扑面而来就是一阵迷人的幽香,我靠,不是养动物的嘛,怎么这么香?抬头看见的事一匹非常神骏的白马,体高有三米,长五米,双目炯炯有神,散发着摄人的神光,全体通白,不见一根杂毛,不过头顶却有两根金锐的犀角,在阳光的;反射下,让人睁不开眼睛,尾巴也不是普通的马尾,而是一条类似狮子的狮尾,四肢也同样比马要粗壮的多,并且可以看到那虽然隐如毛发但让人从心里打寒战的利爪,在那悠闲的散着步,晒着太阳,“难道这就是传说的独角兽,哈哈,老子发财了,相机,相机在哪?对了,手机”,张飞连忙往身上摸索,没了,我靠,我得头条新闻啊,我的钱啊,“少爷,你找这个嘛?”老管家非常识时务的递给了张飞省吃俭用买得苹果5,“这是你掉床上的,我不知道是什么就帮你收藏起来了”,“好好”,张飞连忙打开手机就要照相,但是,他发现,那条白马居然向他冲了过来,至于是什么原因他就不知道了,但看神马的表情不像是友好的感觉,因为它漏出了它那可爱的大白牙,“我的天啊,这还是马吗?”张飞看着这个血盆大口以及带着血丝的硕大的牙齿,心想,完了,我不就是想照张照片嘛,至于么,白马的速度很快,一瞬间就到了张飞的面前,对张飞张开了它那大口,张飞只来得及喊了句“张叔,救我”,然后就在张叔的目视中,晕了过去。。。。。。

  看着张飞发愣的样子,张福无奈的摇了摇,看来少爷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了,看来张家是真的要衰败了。可张飞现在可不知道张福心中所想,他现在正处于无限的哀伤中,不过,张飞就是这么的大条,很快就从伤感中恢复了过来,既来之,则安之,让我张飞在这乱世中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吧!

  听到这里,白马才稍稍有点缓过神来,还好,总要保住了前两个字,白龙还算比较威武的哈,这个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不过张飞接着说的一句话,又直接把白龙从平地打入了深谷,“不过没人的时候,我一般叫你小白哈,哈哈哈”说完,张飞就肆无忌惮的放肆的大笑着,张福和白龙两人面面相觑的瞅瞅对方,两人全是一头冷汗,无奈的看着这个已经与原来的主人好像完全不一样的主人。

  走在怪石罗叠的小路上,四周是各种参天巨木,在小路的左边不远处是一优美的荷花潭,由于正值炎夏,潭中的荷花正开的茂盛,不少丫鬟正在次戏水玩耍,张飞见此不自觉的吹起了口哨,害得姑娘们连连称少爷好,然后慌慌张张的脸红的跑开了。

  “张叔”,张飞开口说道,“咱家院子挺大哈,哈哈”老管家一听,心里又是一凉,看来少爷还是没有完全恢复,急忙应道“是的少爷,咱可是桃源县的第一富,想当年。。。”突然间张飞听见了一阵震天的嘶吼声,声音之大,绝对是张飞前世问所未闻的,此声非狮非虎,似龙似马,张飞心中感到新奇,不加思索的大步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跑去,没想到,张飞身体一纵,步跨十米,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身体一踉跄,差点摔倒,“哈哈,老子会飞了”,张飞大呼小叫的喊着,前世经常打篮球做运动的好处体现出来了,平衡掌握的很快,张飞越跑越快,真有点武侠小说中的流星赶月的味道,很快就到了一个大庭院的门前,一个急刹车,然后抬起他那还算帅气的头颅,瞅瞅了门上面的几个大字,“堂兽幻”,什么意思,刚想问问老管家,突然想到我跑的这么快,张叔肯定被我抛到后面了吧,可是张飞一转身发现张福就在他身后半米的位置,丝毫没动,并且脸不红,气不喘,张飞心中惊道,“原来张叔还是一高手”,说道,“张叔,这个名字好奇怪,什么意思?,怎么叫堂兽幻?”

  “张叔,我的白马有名字嘛?”张飞突然间问道。

  “本命神兽,什么东西”张飞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飞终于从昏睡中缓缓醒来,睁开眼看到的第一幕就是那个让自己惊吓过去人马脸,张飞双手支地,神速的向后方挪了数米,一边喊道“你别过来!”“少爷您醒了?”旁边传来张福的幽幽的声音,“这是您的本命神兽,您都不认识了?”白马配合的呲了呲它的大牙,然后在张飞的惊叫中,用它那带倒刺的大舌头舔舔了张飞的脸,“妈啊”,张飞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蹦了起来

  “张叔,我们的这个国家叫什么名字?”“中汉帝国”“中汉帝国,很霸气嘛,哈哈,还是带一个汉字嘛,说不定我的那些历史知识还是有用的,哈哈”张飞心中意淫这,“张叔,你不是说每个人都有一头天生的本命神兽吗,那我的幻兽在那?”“就是它了”张叔回答道

  张翼,奥,现在的张飞,如同第一次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东瞧瞧西看看,三国时期的东西的确让他感到无尽的新奇,说实话,历史上的张飞好像是比较有钱的,现在,夺舍了有名的张三爷的身体的张翼,一会儿摸摸这些真正的红木的家具,一会儿瞅瞅那些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挂画,玩的不亦说乎。“少爷,王员外又来了”,门外传来张福的焦急的声音,好像听起来王员外是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老管家急冲冲的跑了进来。“张叔,你别急,说说王员外是谁?”张飞感觉莫名其妙,老管家好像碰见什么仇人似的,太慌张了。“少爷,你有所不知,王员外在你昏迷的时候已经来过一次了,他想买咱家的北面的庄园,现在老主人不在,少爷你有病了,估计是来者不善啊。”毕竟是曾经活在现代的人,张飞一听就明白了,不就是趁我爹不在就来趁火打劫嘛。我倒想看看这个古人和现代的人有什么不一样,心念到此,张飞说道:“走,张叔,我们去会会这个王员外,看,她要玩什么手。”“啊,什么”,老管家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个不是那个懦弱的少爷的表现啊,难道这一摔,让少爷变的有勇气了,如果,真是这样,真是感谢苍天有眼啊。“张叔,你干嘛呢,愣什么神,走”,张飞催促到。“好好,来了”张管家答应到,并且脚下快步跟上。天空本来还高高悬挂在半空的太阳,在不知不觉中被乌云慢慢的遮挡住了,好像预示着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张飞本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去见识一下古代人,也许他不知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这神奇的大陆上,好像和真正的三国时代,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同。

  “杀”,吕小布大吼一声,“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点鼠标对张飞使用了一张杀,“你等着”,下家的张翼狠狠的说到,“我掉血,轮到我了吧,小伙!,杀!,杀!,杀!”吕小布很无语,“算你狠”,连掉三滴血,“嘿嘿,还没完呢”,张翼奸笑到,“我还有一张杀,哈哈,你输了,哈哈”说完就要点鼠标。以上的两兄弟是B市某大学的两位历史系的大学生,他两的关系属于睡在上铺的兄弟的那种,最近网络上流行一种叫三国杀的游戏,两人非常痴迷,动不动就要杀一下,当然是那种单挑模式,一般是吕小布赢得的多,看来今天张翼要赢了。。。“燕人张翼德在此,杀”张翼大吼一声,就在这时,“轰”的一声,本来是晴空万里的天空,出现了一声巨响,接着两道闪电疾驰而下,直劈,某宿舍的两台电脑,“啊”,“哇”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转瞬即逝,很快就安静了,一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有电脑屏幕上闪动的鼠标,证明好像有人来过。。。。。“少爷”,老管家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王员外又来啦,少爷!”“什么”躺在床上的一名男子无力的说道,他抬头看看了周围,一震惊愕,这里是哪里,我张翼刚才不是在和小布在玩三国杀吗,难道我是在做梦?想到这里,张翼自己偷偷的掐了下自己的脸,晕,“疼死我啦”张翼大喊道“少爷”老管家小心翼翼的问道,“少爷,您没事吧,王员外来啦,他说,桃园他要了,还请您出个价”“什么桃园,什么王员外?”张翼一震迷惑,“这位大叔,您是干嘛的,我这是在哪啊?听完这话,站在的老管家急了,“少爷,您不会什么都不记得了吧,我是张福,您的管家啊,您从小是我看大的,难道您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昨天您从马上摔了下来,伤到了头,晕了过去,昨天晚上您才醒来,都挺好的啊,怎么晚上睡了一觉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呢?老人越说越激动,情绪明显失控。张翼越听也越迷糊,忍不住喊道,“好了,大叔,你先停会,你先告诉我,这是哪,我是谁?”“这是咱们家啊,少爷,您是远近文明,仗义疏财的张三爷啊”“张三爷?”张翼抑制住心中的困惑,“哪我叫什么名字,现在是哪一年?”老管家听完,真是老泪纵横,哭道,“回少爷,现在是中平元年,您姓张,名飞,字翼德,这是老爷刚给您起的,现在老爷下落不明,您可别再出事!。。。。。。”“什么,张飞”,张翼刚听完第一句话就陷入了呆滞状态,至于张福说的其他的话,他根本也没听见,“完了完了,我居然中大奖了,穿越了,他奶奶的,三国,我还成了张飞,那个五大三粗的,不是所谓,一身傻气的张老三,靠”想到这里,张翼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说道“张叔,你先下去,让那个什么王员外先等着,我这就去见他”张福一看少爷,好像突然间好了,一副既惊喜又困惑的表情,答道,“是,少爷”,然后悄悄的退下去了。“看来我还是在做梦啊,”张翼心中想到,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吧,先观察周围的状况再说,张翼仔细的看看周围,古香古美的宅子,“看来张飞家里很有钱嘛,还不错,对了,我成了张飞。难道小布成了吕奉先不成,呵呵,下次见面就喊他三姓家奴,哈哈”想到这里,突然头一阵眩晕,大量的信息涌入头脑,都是张飞这个身体的前世的东西,大约有一炷香的时间,张翼才逐渐恢复了直觉,就听见外面老管家的声音,“少爷,您好了没,王员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知道了,马上就来”张翼推门往外走,屋外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现在正是杀人放火,敲诈勒索的好天气。想到这里,张翼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让老管家看得心里一阵的打颤,心想,“少爷,不会真得中邪了吧,老爷,我对不起你”思绪中全是无尽的黯然。

  “什么,你说这头白马就是我的幻兽,我靠,刚才我还以为它要吃我呢,原来是过来欢迎我,呵呵,张叔,我记忆全失,以后什么事情你还要多教教我哈”张飞高兴的跑到白马的身边,用他得大脏手不停的摸着白马那干净的皮毛,“奥,好软,好舒服啊,哈哈,我捏一下,我靠,真的是太舒服了,我捏,我捏,我捏捏捏,哈哈”张福在旁边一脸黑线,白马更是无语,原先的主人从来都是一副严肃的格式化的脸孔,每次只要战斗的时候才会和它接触,现在,要不是灵魂上得联系告诉它这个人就是它的主人,它可能早就一脚把张飞踢到沟里去了。

  张飞听的目瞪口呆的,什么,怎么和我知道的历史不是一样的,难道我穿越的不是古代,而是另一个时空?我靠,我不但时间上穿越了,而且在空间上也穿越了,果然不是一般的大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