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墓事

作者:肖子邦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完结编辑:山川赋 在读:22309人
  该书讲诉主人公张凌峰他不平凡普通的人生经历,在匪夷所思怪异的地下世界中,神秘的面纱一层层上古的神秘的面纱,去探寻古城消失了的千古之谜,和那些深埋在历史记忆中的宝藏。 荒野墓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回到了家,两个人依然过着平凡的生活,不过越是到老道说的日子心情越紧张,二驴终于忍不住了,敲开了张家荣家的门,进屋后两个人有话没话地谈着“咱们是去还是不去呀?”二驴突然话锋一转开口问道“日子可是越来越近了!”。...

荒野墓事最新章节



荒野墓事精彩情节

  回到了家,两个人依然过着平凡的生活,不过越是到老道说的日子心情越紧张,二驴终于忍不住了,敲开了张家荣家的门,进屋后两个人有话没话地谈着“咱们是去还是不去呀?”二驴突然话锋一转开口问道“日子可是越来越近了!”

  这回可发了大财了,二驴伸手就去撸女尸手上配戴的祖母绿宝石戒指,刚把手伸出去,那棺中的女尸突然手臂一翻,抓住了他的手腕,力量奇大,钢钩一般的长指甲,有一寸多陷入胡国华手腕上的肉里,挣脱不得。被她抓得痛彻心肺,又疼又怕,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张家荣上前用力拉开他们,女尸睁开双眼,从二目之中射出两道阴森森的寒光,两人被她目光所触,冷得全身打颤,就象掉进了冰窟窿,连呼吸都冒出了白气。好不容易才掰开了手,两个人转身就跑,这时雾散了,他们看清了下山的路,未及山腰,二驴突然昏倒,今夏有手印的痕迹,青黑像柳叶般大小,张家荣急忙上前看见二驴面如黑铁一般,伸着长舌头,翻着白眼,他看见这情形都惊呆了,不指知怎样才好,想了想孟掐其人中,可是不见人醒来。张家荣心想只有把人弄到山下才行,张家荣背起二驴就走,不知不觉感觉二驴身子越来越重,走一会歇一会,二驴还是不省人事,张家荣靠在大树下休息,一会上来个人,道士的装扮,正是那个那天在城里的遇见的那位,那天没看清,今天细看才看清来人,只见来人清瘦清瘦,淡眉毛,小眼睛,脸颊狭长,右嘴角往外挪一寸的地方,长了一颗豌豆大小的朱砂痣。他身穿一件用青色标布制成的道袍,脚上穿了一双皮金衬里的浅帮布鞋,头上戴着一顶天青色的道士帽,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精明之气,“老道,救命呀!”张家荣哀嚎道,老道只是浅浅地笑了笑说道“贫道在这等你们多时了。”

  二驴心中有些嘀咕,这棺材怎么回调起来呢?真他娘的怪了,怕是有什么名堂。不过来都来了,不打开看看岂不是白走这一遭?“反正咱走了好几圈都没走出去,看看着棺材里是什么东西,”两个人把吊绳解开,他俩感觉这棺材很沉,费了很大劲才把棺材放下来,棺材很新,锃明瓦亮的走了十八道朱漆,俩兄弟今天也是豁出去了,打定了主意后,抡起砍刀撬开了棺盖,里面的尸体赫然是个美女,面目栩栩如生,只是脸上的粉擦得很厚,两边脸蛋子上用红胭脂抹了两大块,在雪白的粉底子的衬托下显得象是贴了两帖红膏药,她身上凤冠霞披,大红丝绸的吉祥袍。俩人觉得这不和刚才那坟堆中所见到的一样吗?那棺中女尸除了身上的首饰,,还有放在她身旁陪葬的那些用红纸包成一筒一筒的银元,并有许多的金条,简直数都数不清。

  两个人又从另一方向钻进大雾中,又走了一圈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二驴,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二驴一看可不是,两人又回到了刚才休息的地方。“咱这回从这走。”

  二驴虽说人烂点,但是十里八乡都知道他打猎是个好手,只要让他看见的猎物别管是什么准能弄到手,这次他怎么能甘心呢,小狐狸飞快的跑过一段上坡,两个人紧随其后,到了坡上除了满眼的茫茫的雾海什么也没看见,小狐狸也消失了,张家荣这是已经有些害怕了,四周偶尔传来不知什么动物发出的怪叫,更让他内心直发寒。两人放慢了速度仔细地想看清雾中每一样东西,走了不一会大雾有些散了,两人都傻了眼,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张家荣妈呀一声大叫,两个人看见四周全是坟墓!而他俩正站在一座大坟上!张家荣吓的全身发抖,哆哆嗦嗦的说:“二驴,咱走这路走的是不是错了啊?这山沟里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坟呢?”二驴也是吓的够呛,他定了定神说道:“别怕咱们回头再走走。”这回两个大男人挤在一起往回走着,可是天不佑人,没一会两人面前又没有路了!这次可真的把两个大老爷们吓坏了,张家荣哆嗦的说道:“怎么又没路了?”招福硬着头皮点火一看……吓得两人转身就跑,张家荣吓得都尿了裤子。什么东西能把两个大老爷们吓成这样?只见还是上次的四周全是坟墓,不过这次多了个人!一个穿红色寿衣的女人!

  张凌峰看见眼前这些财宝想起他爷爷当年的事。他的爷爷叫张家荣,张家祖籍是山东张家庄,后来满清招民开垦辽东,规定招至百者,想做文官的可以授知县,想做武官的可以授守备,那时山东移民东北的人最多了,他的祖先也随着这次移民潮不远千里跑到了关外,从此老张家就在白山黑水间扎下了根,祖上世代为农,其间从没曾出过当官的和经商的,最好的时期也就是家里有几十来亩旱田。民间有谚语云:“穷不扎根,”这话说的挺对的,贫穷不会像扎了根一样永远的伴随你,只要努力就能改变,当然还需要一些运气,当两样结合起来你的人生将不再平凡,到了他爷爷这一代**之神向他微笑了。清朝末年间,先是分了家产,张家荣没分到多少家产,一间泥瓦房,两亩地,这几亩地老天爷保佑情况下还能填饱肚子,要是赶上个天灾就只能喝西北风了,很多像张家荣一样贫苦的农民就不得不跑到满清一直被封禁的长白山挖点人参,打点猎物填补家用,山上盛产人参、党参、贝母、天麻和五味子等各种名贵药材。其中尤以东北“三宝”人参、鹿茸、貂皮更具盛名。清王朝非常看重风水,特别是长白山,都有重兵把首,老百姓上山哪怕只拔了一根草轻者杀头,重者灭族,到了清末已经没有能力像以前那样看管龙脉,偷偷上山的老百姓也多了起来,张家荣就是一个祖祖辈辈为农的庄稼汉即使是乱世也没什么胆量,不过他们不是经常说一个想成功要有敌人,想成事要有朋友,他身边就有这么一位,除了上了年纪的老人知道他的名字没人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他自己也从没向人提起,乡里都叫他二驴,他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从小偷鸡摸狗,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除了不干人事,什么事都干。不过二驴除了那些吃吃喝喝的狐朋狗友还是有那么一两个正儿八经的朋友,张家荣就是其中一个,经常到家里蹭饭,虽然整天吊儿郎当的,但对张家荣挺够朋友,这天二驴不知又从哪弄来的酒到家里蹭饭,酒至半酣,张家荣叹气说道“好几个月没下雨了,今年恐怕收成又不能好,明年开村不知咋整呢!”二驴喝完一口酒身子向后靠了靠,翘起二郎腿“这有屁愁的呀”“你当然是不愁了,光棍一个,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说完张家荣把杯中剩余的酒一饮而尽。“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么大的山,咱兄弟进山整点山参,”二驴收起二郎腿小声说道。“听说城里有钱人贼拉喜欢这玩应。”“啥玩应?,进山?抓住是要掉脑袋的!”二驴立刻捂住张家荣的嘴“嘘!小点声,现在多少人都去,你不去别人也去,如果咱还像以前天天假假估估,扭扭捏捏,叽叽歪歪,吭吃瘪肚的样就得一辈子穷命,别磨叽,去还是不去,整句痛快嗑。”俗话说得好“酒壮怂人胆”,几杯酒下肚,再加上二驴的激将法,张家荣也觉得不能这样窝窝囊囊活着,咬咬牙“去!哪天去?”“今天”。两个人顺着房后的小道进了山,今天是十五,月亮圆得那么可怕,皎洁的月光把大地照得一片惨白,小风把张家荣吹得有些清醒,有些想回去埋怨着说道“这大晚上的咱能找到什么呀?”二驴没有吭声闷着头想离子深处走去,夜晚,长白上的原始森林很静,却又很喧闹,许多动物都晚上出来觅食,蛇吐辛的沙沙声,猫头鹰的咕咕声,让人不寒而栗,走了没多久,二驴来到一颗大树下,左瞧瞧右看看,张家荣上前问道“怎么了二哥?”“这明明有棵山参了,哪去了呢?兄弟,白天赞村子后边这片林子他都找遍了,有山参的地方都记清了,怎么没有了呢?”“二哥,你没记错吧?”“没记错,就是这”“听老人说,这山参有成精的自己会走,他不会自己走了吧?”“那都是瞎说,准是哪个王八羔子先挖走了。没事,老子找到的不只是这一个地方。”二驴带着张家荣向前走,走了不到二里路,来到一个大树下借着月光二驴看见了七叶草,是他白天看见的那个大人参,他暗自庆幸人参没有被人挖掉,拿起了刀挖了起来,刚挖到一半人参突然变成了小胖娃娃,光着屁股一溜烟地跑了,张家荣和二驴都大吃一惊地叫了起来,“妈呀,这山参还真成精了”,一起安静听老人们讲,从没看见过,两个人愣了一会,立刻缓过了魂,二驴迅速冲了出去,眼看就要跑没了,二驴把手中的刀子用力超人参娃一丢,不偏不倚正砸在人参娃的脑袋上,两个人随后气喘吁吁地赶到,小孩一下又变成了人参,刀尖挣扎在上身的叶子上,两个人看见这一幕是又惊又喜,张家荣拿起人参对着二驴说“这个最少也是个千年大人参”,二驴也高兴地说“能卖个好价钱。”两个人拿着这个山参高高兴兴下山。晚上张家荣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人参娃对他说让他把它卖到县城关大财主,第二天张家荣把这个梦和二驴说了,二驴觉得奇怪因为他也做了同样的梦,两个打算按照梦里的提醒去看看怎么样,于是用布把山参包了包,带着其他各种药材向县城出发了。两个人先找了家药铺把采来的各种药卖掉,然后再去寻那关家,二驴和张家荣进了店,东瞧瞧西看看,药房小二客客气气地问道“二位爷,要抓什么药?”二驴没理店小二摆摆手说“他们不是来买药的,他们是来抓药的。”小二看看眼前这位,顶风一里都能闻到痞子味,哪能招也得起,一溜烟跑到后边去叫掌柜的了。掌柜的来到前台看看他们俩,用手扶了扶眼镜满脸堆笑着说道“二位来卖药?”张家荣背袋里的药敞开了给掌柜的看,掌柜的一个个用算盘算着药材的价值,到看见那个包这山参的布袋,刚要拿出来,张家荣抢了过来,“这个他们不卖。”“这个是山参吧,可否让兄弟看一眼?”张家荣把山参递给店掌柜的,透过他那厚厚地眼镜片,张家荣看到掌柜的眼睛变得硕大,仿佛要把那山参吸进去,“这山参得千年以上呀”二驴一把从掌柜的手中抢过来。“还挺识货。”这样的山神还是小时候听他爷爷说过,在下愿出高价买下此参。”“这个不行,多少钱他们都不能卖。”说完两个人难玩钱就走了。两个人问了人来到县城最大的宅子,一到门口看见正在办丧事,二驴和张家荣上前向问道这是怎么了,门童说他们家小姐昨天夜里暴毙,两个人想了想今天来的也不是时候,掉头往回走,“两位请留步,”张家荣和二驴回头一看是一个道人打扮的人,手拿蒲扇,背上背着个大壶。二驴问道“什么事?”老道笑了笑“贫道王孚一,法号终南山人,想必二位是来买山参的吧?”张家荣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老道!你是不是跟踪他们了?”二驴补追问道老道仰天哈哈大笑“贫道鬼神的事知道一半,人间的事知道全知,何用跟踪。”两个人仔细想想一路上确实没发现有人跟梢,但是他们哪会那么容易相信老道的话,“他们这身打扮谁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还用着算?”老道没有解释“贫道在此等候多时了,你二人想要发财七日后子时长白山下松柏林等候,带上那颗千年人参,届时必定发大财。”说完飘然而去,他俩听得一头雾水,转身回家。第三章树上棺椁回到了家,两个人依然过着平凡的生活,不过越是到老道说的日子心情越紧张,二驴终于忍不住了,敲开了张家荣家的门,进屋后两个人有话没话地谈着“咱们是去还是不去呀?”二驴突然话锋一转开口问道“日子可是越来越近了!”张家荣叹了一口气,这几天他也心里琢磨不去吧老道说能发大财,去吧也不知道这老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二哥觉得这么办好呢?老弟听你的!”其实二驴在家想了好久觉得应该去,这次他来就是想让张家荣和自己去的,“老弟呀,咱们去,量这老道也不能把他们怎么着!”“也是,咱就去看看她耍什么鬼?”两个人商量已毕,收拾收拾东西就出发了。为了以防万一两个人带上砍刀。沿着山坡走着,从山脚到山腰到处是被挖掘的痕迹,山腰下的树木都被人砍伐的差不都了,那些两个东北大汉都报不拢的大树,不知长了几百年,被村民伐倒、锯下,拽回家里要不烧火取暖做饭,要不就盖房子。此时南方的广州,黄兴正率领一百来人举行起义,接下来爆发了震惊中外的武昌起义,南昌起义就如同星星之火,把整个帝国点的到处是火堆,清政府到处救火,忙的不可开交,哪有功夫管千里之外长白上一群农民盗伐林木,于是乎这些老百姓就在满清政府的龙兴之地挥锹抡镐。两个人走走停停上山这一路也没光顾着去赴约,水边也看看有没有值钱的药材,没有药材哪怕碰见个野鸡野兔也好,回去怎么也能买俩钱,不知不觉太阳落了山,两个人为了快点到选择了穿林子,这一穿不要紧,两个人有些迷失了方向,晚上走林子更是没个找到出口,再说走了一天人也乏了。“大哥,咱们今天就在睡。”“走是没办法了,不过咱得小心着林子里的野兽。”张家荣把担子放下“是呀,最近有几个上山采药的都没回来,说是被老虎,熊瞎子吃了,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二驴坐在大石头上点起旱烟袋“不管怎样咱小心点是必要的。”两个人找了块平整的地方,捡了些松枝铺在上面,林子里昼夜温差很大,就算是盛夏里边也比外边低了好几度,张家荣点起一堆篝火,把在路上打的野鸡拔了毛放在火堆上烤,烤的冒了油,香味沁人心脾。一夜无事。第二天早上,林子里下起了大雾,两个人起来大眼瞪小眼,感觉四周都一样,还是看不出四周的方向,张家荣看看这天“咱等雾散了再走吧。”

  本来二驴为了死要面子想一定要抓住这只狐狸,可以听张家荣这番话他才醒过味来说:“有什么奇怪的?”

  “怎了?”这时二驴心中正是难受的时候。

  沿着山坡走着,从山脚到山腰到处是被挖掘的痕迹,山腰下的树木都被人砍伐的差不都了,那些两个东北大汉都报不拢的大树,不知长了几百年,被村民伐倒、锯下,拽回家里要不烧火取暖做饭,要不就盖房子。此时南方的广州,黄兴正率领一百来人举行起义,接下来爆发了震惊中外的武昌起义,南昌起义就如同星星之火,把整个帝国点的到处是火堆,清政府到处救火,忙的不可开交,哪有功夫管千里之外长白上一群农民盗伐林木,于是乎这些老百姓就在满清政府的龙兴之地挥锹抡镐。两个人走走停停上山这一路也没光顾着去赴约,水边也看看有没有值钱的药材,没有药材哪怕碰见个野鸡野兔也好,回去怎么也能买俩钱,不知不觉太阳落了山,两个人为了快点到选择了穿林子,这一穿不要紧,两个人有些迷失了方向,晚上走林子更是没个找到出口,再说走了一天人也乏了。“大哥,咱们今天就在睡。”

  二驴低头想了想刚才跟着狐狸这一段路上是有些像张家荣说的那样“不管怎样咱要看看这小畜生搞什么鬼!”

  其实二驴在家想了好久觉得应该去,这次他来就是想让张家荣和自己去的,“老弟呀,咱们去,量这老道也不能把他们怎么着!”

  二驴望望这天觉得这雾是没时候散了,坐着等还不如早点走了,拉着张家荣钻进雾里了。张家荣有些担心说这都走快十几里路了,大雾还没散了。这山里迷路可不是闹着玩的。他知道二驴越听人家劝说越是逞能。没办法只有硬着头皮跟着了,都过了小半天了,前边的路段更不好走。两人走了两个小时雾没散,累了坐在一个大石上面休息。张家荣看了看四周“这林子真有点吓人啊,”二驴看看周围吭声,张家荣接着说道“听老人讲这林子里面的事多了,要不咱还是回家吧”。二驴看看张家荣胆小的样不屑地说道:“能有啥事,他在林子里打过不少东西,怎么没碰见过?老辈人那些吓唬孩子的故事你也信?”

  “走,快离开这鬼地方!”两个人转头就走,却怎样也走不出这座坟场!抬头看时怎么树上还有个棺材,两个人胆战惊心地看着,“咱看看呀?”二驴对张家荣说道。

  “快给赔不是!”说完张家荣就对着漆黑的树林和那个人拜开了,口中还小声的说这什么。二驴见这情形,心想他们确实遇见鬼了,于是也学着张家人的模样一番祭拜。两人拜过后,抬头看看那个女的不见了,这时哥俩才松了口气,张家荣心有余悸地说:“咱快走吧!”

  两个人靠在树下休息,正在吃着昨天的剩鸡的时候,突然从大雾中窜出一尾白狐,这条狐狸白的全身没一点杂毛,想入冬的第一场雪一样,这狐狸见到两个人一点也没害怕依然他行他素,旁若无人地东闻闻西嗅嗅,偶尔还像人一样用后腿走路,哥俩看了心想这林子竟是怪事,不管怎样先抓住他,二驴和张家荣悄悄地向这只白狐接近,而这只小狐狸像是没看见他们似的,不慌不忙走来走去,等二驴扑过来时,它突然转身跑了。

  “走是没办法了,不过咱得小心着林子里的野兽。”

  二驴坐在大石头上点起旱烟袋“不管怎样咱小心点是必要的。”

  二驴叹了口气说道:“走吧休息的差不多了,反正他是不信这些,除非来个鬼到他面前让他看看。”两人就这样一边聊着一边走,又走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候,突然张家荣说道:“不对啊!咱们这不又回到刚才休息的地方了吗?”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