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现言总裁 状态:完本编辑:情话微凉 在读:1085人
  剽悍的老娘,变扭的哥哥,不讲情的亲戚,这家人……也不是通常的大麻烦呀……偏偏是好心,怎的做事情说话的偏是那般变扭,做人做事可不能够这个样子哟~要明白家和才能万事兴,势必会要变化这些人变扭的性格,大家要好好的朋友相处嘛。双手握拳,她肯定也可以把日子过的红红火火的!装死不是办法,岑子吟在片刻间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眨巴着睁开双眼,就看见两个粉雕玉琢唇红齿白的少年蹲在自己身边,都是十二三岁的模样,一个稍微高些,两人眉目间很像,一瞧便知道是亲兄弟。。...

家和万事兴挂在客厅什么位置好  家和万事兴书法  家和万事兴下一句  家和万事成  家和万事兴对联  家和万事兴图片  家和装饰  家和万事兴书法作品  家和万事兴背景墙图片客厅  家和万事兴  


家和最新章节



家和相关资讯

家和精彩情节

高大巍峨的城门与路上的万家灯火,让岑子吟以为自己在看一部庞大制作的电影,低矮的平房里燃烧着点点的蜡烛,门口悬挂着风灯五颜六色的招摇在风中,映照着窗格上有些年头的白纸,木质的房子似乎还散发着木头特有的香味儿,胡琴声遥遥的传来,歌姬咏唱,伴随着丝竹轻响。

听听那两个稚嫩少年的声音……她竟然穿成别人的娘了,还是三娘……是谁说过上帝给你打开一扇窗时候一定会关上一扇门?她在许愿的时候就忘记说要当未婚的大闺女了而已嘛……

目前只知道穿越成了两个挺糊涂的兄弟的妹妹,没错,是妹妹,据岑子吟所知有些朝代是有习惯叫女子都是排行加个娘字,有名的公孙大娘就是这么来的,她是家里的老三,所以就叫三娘么。

激动也只是一下而已,岑子吟如今最为发愁的是,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家人姓啥,自己叫啥名字,方大娘虽然姓方,那只是她娘家的姓,在这个时代的女子不一定会冠上夫姓的,这是好事,可如今对岑子吟来说却是坏事。至于如今到底是哪年,到还是次要的,她的身份肯定不会被牵扯到那些乱七八糟的斗争中去的。

前生因为有些胖的缘故,对这个朝代有着莫名的感情,平日里会多注意些。只是,自己如今到底身处何处,这是个问题,自己又是处在富饶的时代还是三五年一次政变的时代,也是个问题,还是个很大的问题。

岑子吟抬头望去,这是一条小巷子,只有一户人家,眼前一道并不算宽阔的门,门口挂着一盏气死风灯,照耀着这一片不算宽阔的地方,朱红色的漆退去,灯光下隐隐可见那门上斑驳的色彩。

想到这一切岑子吟便觉得激动的手心冒汗,原来,这就是长安!巍峨的城门,那日隐隐的丝竹歌姬胡琴的音响在岑子吟耳边挥散不去,万家灯火与夜空中的星辰交相辉映。

三天之前三娘之所以会摔到地上,也是因为跟这家伙去打马球,结果这家伙准头好到专往人头上砸,三娘是被砸晕了摔下马背的。

迷迷糊糊的掐了自己一把的岑子吟不敢睁开双眼,她的确因为自己是个胖子,就许下了要穿越的愿望,希望穿越到唐朝,可是,她从来没想过要穿越成别人的娘啊!

这家人明显不是属于那种很富有的家庭,在挺富饶的大城市内有一个独立的小院子,也该算得上小康之家,远远的就能闻到的那股刺鼻味道,此刻想来该是酒糟味儿了。

“二郎,你小心些,刚才三娘的头被碰了一个很大的包……”

被吓了一跳,到底还是瞒了过去,方大娘在大夫的反复保证之下勉强放下了心,叮嘱喜儿在外间休息的时候惊醒些这才回房休息。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从门外走进来应了声是,笑眯眯的对岑子吟道,“三娘,我与你去打水洗脸呀。”

在这个时代下人其实是不值钱的,别瞧着有几个下人,他们的身价也不过就是几年的口粮,比起牲口也差不多,估摸着还不如马厩里的那几匹老马,相较于家中的长工来说无疑是廉价劳动力。总的说来,这户人家也只能算得上是这座城市里最普通的人家了。

好泼辣的老娘……之前怎么没看出来?

岑子吟啊了一声,就听见那妇人推门进来,手上拿了一只蜡烛,岑子吟只得胡乱的擦掉眼角的泪水,那妇人走到床边,发现岑子吟脸上还有些湿润,将烛台放在一旁,岑子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一阵心虚,只觉得手脚冰凉。

这酒店里都是些常客,想是已经习惯这样了场景了,只是乐呵呵的看笑话,也不散去,二郎将前方看热闹的几个人拨开,岑子吟总算瞧见了前面的情形。

花了三天时间,岑子吟总算是摸清楚了这户人家的大概状况,四口之家,母亲是个寡妇,独自带着三个孩子开了一个小酒馆,自家酿酒,有二三十的下人,其中有几个是买来的,比如说厨房的张婶和那天开门迎接他们的那位管家福伯就是家生子,方大娘房间里的庆云是方大娘的陪嫁,喜儿则是负责照顾她也要抽空去厨房帮忙,大郎和二郎两兄弟有个叫顺子的小厮侍候,偶尔也会帮忙福伯守夜。余下的十多个则是雇来在酒坊和小酒馆帮忙的。

“我知道我知道,这不是没事么,赶紧回家啦,再不回去娘又得出来找我们了。”

方大娘如今的情形也差不多,两个还未弱冠的儿子加上一个十来岁的闺女,若不是家中老仆淳朴,还真难以为继,想到这里,岑子吟有一种物伤同类的悲切,只是她不在了,家中的老娘又该如何是好?

  • 些的那&,一阵

    岑子吟刚睁开眼睛就被矮一些的那个男孩子给拽了起来,一阵头晕目眩。

    2021-10-17 02:38:22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话,&下一张

    洗了手后那妇人唠叨了几句不要贪玩之类的话,便让三人坐下吃饭,岑子吟的心崩的紧紧的,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摆,见大郎和二郎坐下了,还剩下一张凳子前摆了一碗饭,便在那儿坐了下来。

    2021-10-17 03:01:44详情点赞(0)回复(0)
  • 门外突&了吗?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响动,一个妇人叫道,“三娘,你睡了吗?”

    2021-10-15 10:51:22详情点赞(0)回复(0)
  • 妇人念&,不管

    妇人念叨了几句之后,便先动了箸,大郎和二郎这才敢拿起筷子埋头闷吃,岑子吟也是饿的狠了,心道,不管怎么样,做个饱死鬼也是好的,端起饭碗便狼吞虎咽起来,惹的旁边几个人频频瞩目。

    2021-10-15 04:01:27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胆怯&“我饿

    岑子吟一愣,发现面前正是摆了一盘竹笋,她本不挑食,饿了顺手就夹了,心中打定了主意,也就不那么胆怯,随口答道,“我饿了。”

    2021-10-17 04:42:38详情点赞(0)回复(0)
  • 娘的头&一个很

    “二郎,你小心些,刚才三娘的头被碰了一个很大的包……”

    2021-10-17 03:54:56详情点赞(0)回复(0)
  • 道,这&找我们

    “我知道我知道,这不是没事么,赶紧回家啦,再不回去娘又得出来找我们了。”

    2021-10-15 03:33:2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二三岁&,“三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从门外走进来应了声是,笑眯眯的对岑子吟道,“三娘,我与你去打水洗脸呀。”

    2021-10-15 09:10:5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