磷火常同日色鲜

作者:项天鹰
类型:现言总裁 状态:连载编辑:海浪无声 在读:8642人
  一个穿越者能做什么呢?逐步建立工业体系,用龙虾兵去完虐大清国?出将入相,引领因为未来大明走入大航海时代?都别想了,在这个群魔乱舞的末世,一个卑贱如草芥的人,惟一能不指望的是不沦落饿殍,不变为他人口中之食。但的话你终于等到忍受不了这种生活,恭喜恭喜你,成功重新开启地狱模式。惟一的办法,是从尸山血海之中杀开一条生路。1638年,一个本不应该会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人,终于等到被卷进了历史的洪流,至于能不能让它稍稍变化一下方向,那就没办法靠将来十余年中百千次的浴血奋战、千万人的流血牺性了。累累白骨上的磷火,点亮着因为未来。“孟康道:‘官家要修园子,老百姓便不要活吗?官府给的工价吃饭都不够,又被你们这班贪官污吏克扣了一半……’话音未落,提调官一鞭抽在孟康...

磷火常同日色鲜出前一句  磷火常同日色鲜 评价  磷火常同日色鲜出自  磷火常同日色鲜知乎  磷火常同日色鲜起点  磷火常同日色鲜 诗句  磷火常同日色鲜  


磷火常同日色鲜最新章节



磷火常同日色鲜相关资讯

磷火常同日色鲜精彩情节

别人说书是先生,王瑾说书是闲的,这家伙几乎什么农活都不会干,只能做点挑水劈柴的粗笨活计。再说他也没有土地可耕,来李家站一年多了,他就靠着到处打零工过活。顺便教村里的蒙童识几个字,说说评书,这都是没有报酬的,只是邻里间的互助而已。他一个单身男人,日子过得极糙,村里的老太太们也帮他浆洗缝补一下衣服,偶尔送他点吃的。

千里迢迢赶来勤王,却连饭都没得吃,士兵们的愤怒可想而知,纷纷鼓噪哗变。这一次王瑾吸取教训,没有带头,可是实在饿得受不了了。他还是比较有底线的,没有像其他乱兵那样抢劫老百姓,而是跟着其他兄弟去吃大户。

至于他们四个人,反正是家徒四壁,穷成这样了还怕什么,大不了逃荒去就是了。李自敬和李过表示习惯了,李自成总是喜欢这样大包大揽地把别人的事都揽到自己头上,明明是个穷光蛋,还总去搞仗义疏财那一套,否则也不会当了这么多年驿卒还一点积蓄都没有。

可没过多久,崇祯二年,金军入关劫掠,威胁京师,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张鸿功等人进京勤王,王瑾也在其列。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李自成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只要办好这件事,既帮乡亲们维持了生计,又把这三匹马的问题解决了。于是他答应做这个里长,上任第一件事就是跑去官庄村,向致仕在家的乡宦艾应甲借钱。

在这种情况下,开始有人喊出:“死于饥与死于盗等耳,与其坐而饥死,何若为盗而死,犹得为饱鬼也!”各地饥民中拉杆子造反的不计其数,后来那些因为长年拖欠军饷而衣食无着的边防军士兵也加入其中,其势愈发不可遏制。

管驿官吏们也不在乎到底是谁,只要有人赔马就行。正好赶上这波裁员,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不裁他裁谁。县令燕子宾打了李自成一顿板子,把他赶回了家,并要他限期偿还马价。

十户人家如果有一户逃亡,其余九户就要分摊这户的赋税,如果十户人家逃得只剩一户,这一户也要交十户的税。谁要是敢拖欠,便拉去县衙严刑拷打,血流盈阶。若是搜刮来的钱粮都进了国库,用于辽东前线倒也罢了,然而这些耗竭民力得来的税款,大部分都入了各级官吏的私囊。

艾家是米脂大族,艾应甲的祖父艾希清是个贡生,做过绛州通判,叔祖父艾希淳则是米脂县的第一位进士,官至户部右侍郎。艾应甲的父亲艾榛做过京城东城兵马司副指挥,三叔艾杞是文进士,官居山西按察司佥事,四叔艾梓是武进士,做过提督京营总兵官。艾应甲自己是个贡生,从赣州同知的位置上致仕归乡。他的儿子艾万年是个武举人,现在正任神木参将。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不过后来李自成做了驿卒,好打抱不平,经常周济同事,在驿卒中威望很高,艾家对他也就客气了一些。毕竟李自成现在也算一号小小的地头蛇,平白得罪他没什么好处。

起初只是饥民们聚集起来吃大户,但是很快,其中不少人就变成了真正的匪徒,开始奸淫掳掠。然而和剿贼的官军相比,流贼们又算不了什么了。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孟康道:‘官家要修园子,老百姓便不要活吗?官府给的工价吃饭都不够,又被你们这班贪官污吏克扣了一半……’话音未落,提调官一鞭抽在孟康身上,破口大骂:‘好大胆!这不是反了吗!小小刁民,竟敢议论官家的不是,老爷把你拿去县衙,治你个大逆之罪!’”

说书人讲得逸兴遄飞,听众们听得津津有味,不过这听众实在少了点,只有两个老汉,四个孩子。没办法,青壮年、半大孩子、半老头子全都下地干活去了,谁有闲心听书。说书先生讲完这一段,端起粗瓷破碗喝了口水:“今天就到这儿了,我得劈柴去了。”

王瑾在返回山西的路上与同袍走散了,但是他遇到了同样从京城溃逃回乡的甘肃勤王兵,甘肃兵在来京的路上就已经兵变过一次了,原因是没领到安家银子,而且将领们每天逼他们抬着铳炮赶路,竟至有人活活累死。

  • 也没那&荒马乱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2022-07-24 04:54:30详情点赞(0)回复(0)
  • 道了救&。发现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2022-07-22 04:42:16详情点赞(0)回复(0)
  • 第二天&食,于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2022-07-22 02:05:53详情点赞(0)回复(0)
  • 现了他&这三位

    万幸,有一个拾粪的农民发现了他,跑回家叫来了两个帮手。更幸运的是,这三位并没有像这年头很多人会做的那样,直接把王瑾大卸八块吃掉,而是把他抬回家,灌了一碗稀得能当镜子用的稀粥。

    2022-07-22 04:33:24详情点赞(0)回复(0)
  • 退的败&格的老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2022-07-24 08:25:37详情点赞(0)回复(0)
  • &,想跑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2022-07-23 06:41:10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久&骸山积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2022-07-24 01:28:0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