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情话微凉 在读:16261人
  都说一个凄惨的童年时代都需一生来能治愈,但是真的能被能治愈吗?拥用凄惨童年时代的人是怎样的呢?会遇上什么呢?当面对自己人生的分叉路口时,她会怎么面对自己和处理方式呢?妇人到病床上休息时,大家围在妇人身边。当孩子被抱到大家面前时,在最前面,神情最为迫切的是这个孩子的外公。他屏住呼吸抱着孩子,打开襁褓,看了一眼,神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旁边的家人们并没有来得及察觉这些神情,问道:“怎么样,是儿子还是姑娘。”。...

用一辈子治愈童年前一句  用一生去治愈整个童年  怎么治愈童年的伤害  一生治愈童年原话  用一生治愈童年  童年的快乐可以治愈一生  童年需要一生去治愈  童年的痛苦是不能治愈的  童年可以治愈一个人的一生  童年创伤如何治愈  


童年与治愈最新章节



童年与治愈相关资讯

童年与治愈精彩情节

外公叹了口气,继续看着孙女,默默地露出了一抹笑容。外婆也爽朗地笑着:“我们的孙女将来是要做大事的。”外公没有说话,就只是继续默默地看着孙女,只是笑得更灿烂一些了,过了一会轻轻地说了一声:“对。”然后摇晃着这个孩子。孩子好像懂了什么,似乎露出了一丝微笑。

但是,现在,孩子和女人终于得到了暂时的安全。虽然,只是暂时的。

后来,孩子的记忆开始模糊,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几年之后,孩子听外婆说起当时的一些事情,只觉得原来记忆里的浴室,对母亲的折磨不是最大的,她独自经历了太多痛苦。

因为医院费用太高,妇人修养了没有多久就回到了家里,这个家是做纺织用品的,绣花的床单、被套、枕套,在这个家四处可见。外婆随手扫开了木板上几条床单被套,孩子的母亲把孩子放在木板上,母亲为孩子换完尿不湿就把孩子放到了旁边的摇篮里,取过刚刚扫开的床单和被套,拿来不远处的熨斗,将床单被套熨平,复合着纸板折叠几次放入透明的袋子里,就是一个简单的四件套。这个家庭就是靠这些套件生活的。这时,妇人的丈夫骑着铃木摩托车回来了,来到孩子旁边,拿来一个玩偶逗着这个孩子,孩子“咯咯”地笑着,妇人撇了一眼也微笑着继续熨平手里的被套。

妇人的丈夫,一个对妇人不伪善的男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母亲选择了跳楼。

随之而来的是无穷无尽的精神问题,孩子的母亲精神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产生了问题。

旁边女人的丈夫没有说话,来到孩子旁边,对着孩子笑着,逗了逗孩子。过了没多久,妇人的丈夫离开了病房。这时女人略有些虚弱地对着孩子的外公说:“你看她多可爱。”

所幸的是并没有失去意志,但是,这对当时孩子的母亲来说或许不是所幸。手和腿骨折,痛苦的手术。但是对于母亲来说,这些痛苦,或许好过回去后受到的痛苦的千倍,万倍。

那天晚上,孩子的外婆和孩子的母亲简单的收拾一些东西,带着孩子逃离了这个“家”,这个梦魇。或许你想问,孩子的外公在哪里,孩子的外公在孩子三四岁时去世了。孩子的外公本来是这个家最有威严的人,那个男人总是会怕外公几分,但是外公的离世释放了男人心里的恶魔。也带来了孩子悲惨的童年、女人悲惨的婚姻。

痛苦折磨无时不刻都在围绕着孩子的母亲。

......

女人沉默,轻轻地叹了口气,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了。女人转身走到柜子旁边,打开第二层抽屉,拿出一个纸包着的小包裹,女人停顿了一下。男人一把抢过去:“就这些啊。”男人粗略地看了一眼,“下次多拿点。”说完转身就走了。转身时看到了拿着金色小猪存钱罐的女儿,这时的女儿还小,显然不明白父母在做什么。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然后摸了摸自己的金色小猪存钱罐。

这个男人是入赘进的妇人家,因为妇人的妈妈算命,算命的说要嫁给个做官的,但是当时妇人的对象并不是做官的,甚至和官场没有任何关系,妇人的妈妈就打起了找男人入赘的心思。这个男人实际上不是做官的,只是年轻时候当过兵,当时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妇人的妈妈就极力支持了这个男人,并且让他住进了陈家。妇人和当时的对象实际上已经在谈婚论嫁了,但是由于母亲的极力反对,在和当时对象家谈彩礼时并不客气,最后,那家人家也恼了,就与妇人家一拍两散。当时的妇人,性情带着些软弱,心想这些年也并没有许多人追求她,如今和对象分开应该也不再会有复合的机会,不如就遂了母亲的心愿,也省得母亲再闹了。

这是1998年的夏天,润泽省临楠市的一家医院内,一个女娃娃的啼哭响破了安静的诊室,医生们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对着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说:“恭喜啊,是个千金。”

妇人的老公见状走进厨房:“妈,我也要喝鸡汤。”

这时的孩子,挣脱开了母亲的手,摔下一个盘子,盘子瞬间摔成几片,孩子捡起一片,往男人赤裸的后背狠狠地划了过去。一滴,一滴,是水,或许也是血滴。

“别废话。快点。着急用。”男人有些不耐烦,扔下了香烟,在脚底踩了一脚。

女人关上抽屉,继续整理起了货物,过了没有很久,整理货物的女人突然哭了起来。女儿靠近妈妈,看见妈妈手臂上的一大块淤青。女儿没有说话,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了,女儿轻轻用手摸了摸妈妈的淤青,妈妈哭的更大声了。本来蹲着地妈妈逐渐瘫坐在地上,哭地小声了起来,似乎有些虚弱无力。呆滞的看着前面,没有聚焦到任何物体上。空气里只留下无助和沉默。

  • 妇人的&汤,递

    妇人的妈妈端来一碗汤,递给妇人:“小艾喝点这个母鸡汤,这个好的。”妇人摇摇头,“等会喝吧,先放在那。现在有点喝不下。”

    2022-05-16 08:49:32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是1

    这是1998年的夏天,润泽省临楠市的一家医院内,一个女娃娃的啼哭响破了安静的诊室,医生们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对着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说:“恭喜啊,是个千金。”

    2022-05-16 11:25:53详情点赞(0)回复(0)
  • 好。”&些忧愁

    “姑娘好啊,姑娘多好。”外婆接话道,脸上是复杂神情,她开心却似乎带些忧愁。

    2022-05-16 05:14:08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过&有些虚

    旁边女人的丈夫没有说话,来到孩子旁边,对着孩子笑着,逗了逗孩子。过了没多久,妇人的丈夫离开了病房。这时女人略有些虚弱地对着孩子的外公说:“你看她多可爱。”

    2022-05-17 09:30:0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