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由新生

作者:何者陶陶
类型:都市异能 状态:连载编辑:长青诗 在读:7150人
  当任然问我,我的高中是什么样子。我想了很久,我的高中:有程英桀、有省省、有安冉、有达子这样个性迥异的死党,也有胡南实、宋沓、江源清、小维这样风格各异的老师,或许除了那个总是会会出现在窗边穿校服衬衫的少年。零零碎碎,平淡无奇,却又像白开水像,必不可以少,这大约是青春本应有的样子。再后来,从白衬衫到白粉笔,我也成了了这个校园里一名最普普通通的老师,年复一年,幸见证一代又一代人的青春。2022年,是一个尤其的年份,过去的一年的夏天的,任然、茧茧、江小白、干千壹,离开了校园,踏往了新的征程,但本科毕业也不是结束了,而已新的就,他们的因为早产,免疫力低下,小时候就常常生病。。...

缘由新生随遇而安小和尚图片  


缘由新生最新章节



缘由新生相关资讯

缘由新生精彩情节

太阳一点点落下山坡,岁月仿佛都被镀上了一层温柔的金黄。

于是那三年,我的余光所及之处,都是他,我对他,太过熟悉,所以即便是在梦里,我也知道,这个他,不是现在的他,这个梦发生在未来。

新娘是歆甜学姐,高中的时候,她和程英颂,一个在1班一个在2班,一个是学生会主席一个是副主席,后来又双双保送北大,在他们毕业之后的很多年,他们的故事都是单海中学广为流传的一段佳话。

我没想到,我的回答,竟然是:我们不是已经在一起过了嘛。

“一起来”和“在一起”,区别很大吧?

他走过来,我正看着他,避无可避,我说:“南羽昆,好巧,你也在啊。”

梦里,我回到了高中,单海中学的外墙是砖红色的,色彩明艳,无论过去多少年,好像都很难留下岁月的痕迹,但求是楼露台的铁拉门已经有部分油漆,在阳光和酸雨的作用下,开始脱落,出现依稀可见的铁锈。

程英桀要守在门口迎宾,我只能一个人在草坪上闲逛,不过,一个人也挺好的。

而我在高二下半学期,因为成绩一直没有起色,意识到学医可能无望,尝试过曲线救国,走美术艺考路线。

他就偷换概念地问我:“你和程英桀在一起了?”

那一年,我高三,李宥大一,但每次,无论是给他打电话还是发消息,他都说他很忙。

慢慢地最后一点红渐渐消失在天边,只剩一片晚霞染红了整个山头,火红的霞光,像被打翻的颜料,肆意地洒落在天空中。

胡老师是我们班主任,虽然我的化学成绩,一直都在及格边缘反复试探,但老胡的化学课上得是真的很好,就是听不懂都能感觉到很好的那种好,所以当年,我们班的化学成绩一直遥遥领先。

小姑娘确实挺有眼光的,在这个梦里,程英桀虽然快30岁了,但他的身上好像有一种永不过气的少年感,纯粹得令人嫉妒。

再后来,他因为实在太优秀,在三年级结束时,直接跳级上了五年级,早我一年毕业。

现在我已经清醒地意识到,变得亮堂堂的,仅仅是值班室的白炽灯而已,而刚刚的一切,虽然真实得就像亲身经历过一样,但也仅仅只是梦一场。

但是,我从不后悔在最好的时光里遇见他,因为遇见他,那些时光,才成了最好的时光,哪怕现在叶落空山,回忆泛滥,一切都只是梦一场。

可是什么事,连见我一面的时间都没有?况且我说了,我可以等他,多久都可以。

程英颂的婚礼在户外举行,太阳落山后的夏日黄昏,有一种气定神闲的舒适。

  • 听他的&。

    不过在这件事上,我并没有听他的,在上交文理分科表的最后一刻,我坚定地修改了志愿,因为学医需要选理。

    2021-09-26 12:19:05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京兆&府尹的

    我叫元尹,我爸给取的名字,他说这个“尹”,是京兆府尹的“尹”,是个官名。

    2021-09-25 06:37:59详情点赞(0)回复(0)
  • &而对这

    但我并不是那种看到穿白大褂的叔叔阿姨,就哭天抢地的小朋友,反而对这身白大褂,很有好感。

    2021-09-24 02:11:41详情点赞(0)回复(0)
  • 报道那&远。

    报道那天,我爸坚持送我去医院,即便医院离我家并不远。

    2021-09-23 08:40: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希望

    那一瞬间,我终于明白,我爸希望我考公务员,并不是他思想迂腐,他只是单纯地,希望我健康平安,不要太辛苦。

    2021-09-24 12:05:41详情点赞(0)回复(0)
  • 岁月,&里一直

    记忆中最美的晚霞总是出现在高中那三年,陪伴着闪闪发光的岁月,其实比晚霞更浪漫比天空更绚烂的是,那些时光里一直陪伴在身边的人。

    2021-09-24 03:38:02详情点赞(0)回复(0)
  • 老胡身&是很用

    老胡身体不好,有很严重的腰椎病,常常坐立难安,可即便如此,他教书还是很用心,“呕心沥血”四个字,用在他身上,再适合不过。

    2021-09-24 06:25: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各自沉&然跟我

    踏进医院那扇门,我的学生时代,就彻底画上句号了,我两就这样站在医院门口,各自沉默了很久,然后他忽然跟我说:小尹,如果哪天不想干了,就辞职,我养起你。

    2021-09-25 08:56:06详情点赞(0)回复(0)
  • 精气,&干的白

    也许是所有的精气,都在我们身上耗尽了,所以他整个人看起来,干瘪干瘪的,像一具风干的白骨。

    2021-09-25 04:29:3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